空罐头

杂食。同人居多,偶尔写点原创
奇怪的东西见归档子博客,具体见上方的注意事项

怎样揭露虚伪男的真面目(带卡)(10~12)

带土在网上求助玩安价(LZ问问题并指定楼层,按照那一楼的回答来行动的游戏)结果弄假成真和卡卡西搅起来的现代架空,深柜恐同X基佬

轻松狗血,有虐有肉有甜HE,无法接受请点叉


10


  带土在做梦。

  疼痛,灼热,烟尘覆盖的半边天空,他很久没梦到这个了。都怪那群问东问西的家伙。他被困在初中生的小小身体里,被困在侧翻的车子废墟里,一半身躯疼痛到麻木,另一半依稀能看到、听到点别的东西。

  比如说,有人正叫着他的名字。

  他的眼球转动,往另一侧看,看到那个白发的家伙正跪在旁边。在烟尘中,带着面罩的脸更加看不真切,只有那尖锐的“带土带土”一声又一声,吵得人头疼。卡卡西这家伙,天天压低嗓子装大人,突然听见他的尖叫还蛮好玩的,如果带土没有痛到动不了,他一定会嘲笑他。

  眼角能看到琳,煞白着脸,嘴巴开合着在说什么。除了“带土”外卡卡西一定也在说别的,可惜梦里听不清。无非是让带土挺住,坚持下去云云,没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得赶快离开,因为危险远远没有过去。

  “把它……送给你。”他吃力地说,“护身符,在我胸口,给你当礼物,恭喜当班长……”

  “自己留着!”卡卡西声音嘶哑说,“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拿着!”一抬高声音,血就从口中涌出来。带土不得不放低声音,听上去像在央求,“绝不是没用的……多余的累赘……”

  他的胸口挂着家门钥匙,钥匙扣上有一对勾玉,形状像一双眼睛,那是家传的护身符。在父母将它送给带土的第二天,带土成了家里唯一的幸存者。双亲让护身符保护带土,如今带土想把它送给卡卡西——这家伙这么欠揍,将来一定很多灾多难。

  卡卡西久久未动,带土不得不叫了琳一声。琳抹掉眼泪,咬着牙扯断了带土脖子上的绳子。项链一半被压在车下,只有钥匙和一片勾玉被扯下来,那片弯钩状玉石被血染红,像一枚刚被挖出来的眼珠。

  铁在火焰中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空气被烧热,连雨滴打落到胳膊上都是温热的。卡卡西在一边浑身颤抖,捏着那团带血的东西。有一会儿带土真觉得自己的眼球,或者心脏真被他捏在手心里,不然它们怎么会这样又涨又痛呢?“快离开这里……我快要死了,”带土说,“可是还能成为你的眼睛……继续看到未来……”

  哪里传来一声轻微的爆鸣,他们在他的催促下踉跄着逃离。然后,轰!

  梦是这么奇怪的东西,前一秒和后一秒可能毫无联系。

  场景突然改变,没有了痛苦与火焰,他掉进站满了人群的广场,广播里播放着只有念诵者声音可取的陈词滥调。宇智波带土站在人群中间,看着台上的一抹白色。

  又是他们,站在台上的新生代表卡卡西,站在台下的新生带土和琳,只是和分别前相比他们都变了不少。卡卡西高了很多,看上去不太精神,以往再注重规则不过的人松散地站在台上,以一种明显在搪塞的平板腔调念诵着演讲稿,并且,依然戴着他遮住大半张脸的面罩,不知道选成绩第一的人当新生代表的老师们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他好帅呀。”前面的女孩说。

  “你怎么看到的?”她的同伴说。

  “露出来的部分!”她回答。

  带土对此嗤之以鼻,天真的少女们!通过一双露出来的眼睛要怎么断定一张帅气的脸?哪怕他白净得胜过大部分女孩,哪怕他的面部轮廓看上去英俊而精致,哪怕他下垂的眼睛看上去温柔缱绻,连眼睛上的伤疤——那次车祸的唯一痕迹——都只让他更加与众不同,可是说不定口罩下面有个兔唇龅牙呢?这也是有可能的啊!他们又不像带土一样,直接看过卡卡西的脸。这样想想不知为何有点得意起来。

  带土收回目光,转而去看隔着两个班的琳,她养长了头发,褪去了少女的稚气,看着就让人心情好。带土寻思着大会散后怎么穿过人群去找她,以及解释自己这些年来生死不明的原因。希望他们别生气,假死这种事想想就让人生气!都怪死老头子,记在他账上。好在他已经做足了准备……

  他想得太入神,没注意到新生代表的演讲什么时候结束。身边传来一阵骚动,之前广播里的声音近在耳畔,很轻,而且发着抖。

  “带土?”他说。语气轻柔得像害怕惊走蝴蝶。

  卡卡西就站在他身边,近在咫尺的身高差更加明显(居然轮到带土抬头看他了,真不爽)。他剧烈地喘着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下台、挤过人群跑过来看上去是个不小的体力活。他的右手抬起一半,又放下,又抬起,好像挣扎着不知道该不该碰带土。他的表情……他的表情……

  带土想过重逢的画面,想过无数次,从让人振奋的欢呼拥抱到趁机实行恶作剧,比如“其实我已经死啦,现在是个鬼,不放心你回来看看”,或者“谁他妈是带土?”。可是这一刻,他觉得喉咙哽住了,眼眶发热,仿佛一下子被打回原形,多年前的小爱哭鬼在面具下蠢蠢欲动。他不想浪费一秒钟解释,不想浪费一秒钟耍花腔,他的手自然而然地抓住卡卡西的手,捏紧,说——

  “我回来了,卡卡西。”

  

  梦是那么奇怪的东西,毫无顺序,毫无逻辑。

  转眼间他又回到了烟尘缭绕的车祸现场,躺在那里,感受着热铁,雨滴,地面。带土想告诉卡卡西和琳别担心,他才不会死呢!几年不见而已,他刚刚才看到了他们的重逢。

  带土努力扭头,被太阳晃了眼。他张开嘴刚想说话,突然停住了。

  太阳?

  太阳。

  他忽然想起来,那一天根本没有下雨。

  是卡卡西哭了。

  

  

11

  

    宇智波带土在凌晨三点醒来,再也无法重新入睡。等彻底清醒,他发现自己正举着左手,凝视着那里,仿佛想找到水滴灼伤的痕迹。

  他被烫到似的收回手,烦躁得想下床倒杯水,又怕吵醒室友,见到现在最不想见的脸。只是个梦而已!带土对自己说。那时候痛的要命,脑子乱糟糟的,如今又隔了若干年,记忆都可能出问题,更别说不靠谱的梦境。退一步说,即使他真的哭了,也只能说明他良心未泯,好歹感激救命之恩。

  卡卡西哭了。

  哭泣的卡卡西。

  这个词光听上去就很奇怪,带土完全想象不出来。卡卡西从来不哭,他从小就早熟,如今更是圆润坚硬得无懈可击。被嘲笑成哭猫的小带土有很长一段时间,谋划着往那张惹人生气的脸上撒一把沙子,好让泪珠也溢出他冷冰冰的眼睛。可惜到他幼稚的童年嗝屁前,他都没能找到机会。

  要是那时候发现就好了,带土有些懊恼地想,如果发现了他一定努力伸长脖子,去看看眼泪汪汪的卡卡西会是副什么样子,那画面千载难逢。只是就算看见,大概也只能瞅到大半口罩,不能看到整张脸。那家伙就是有蒙脸的怪癖,让他的真容变成了秘密。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吗?从下方仰视的眼睛,懒散的目光因为专注而锐利,黑色瞳孔仿佛浓雾氤氲。鼻子,轮廓深得不像日本人,呼出湿热的空气。淡色嘴唇完全湿润,因为湿润过度而显得艳丽又奢靡,上面沾满了卡卡西的唾液和带土的……

  砰!

  带土浑身僵硬地抱着撞上墙的头,吞下一声哀嚎。一想到卡卡西的脸,最近一次的画面就跃然而出,清晰得活像哪个王八蛋把它打印在了带土视网膜上。卡卡西,成年的已经一点也不像女孩子绝对不会弄错的卡卡西,一点也不像女孩子所以应该一点都不吸引人的卡卡西,一点都不吸引人所以含着别人的老二必须看上去很恶心而不是色情的卡卡西,所以宇智波带土的身体到底是出了什么毛病才会在现在这种夜深人静一点都不对的时候兴奋起来?硬邦邦顶起裤子的东西其实只是变异了的鸡皮疙瘩吧?!

  他用力扯着头发,以防自己继续疯狂撞墙直到这副画面被脑溢血淹没掉。带土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对头,他出毛病了,都是卡卡西的错,用如此险恶的方法造成了条件反射,对,条件反射。难道今后看到他的脸就会这样吗?带土绝望地想。这么说还要感谢他把脸蒙起来咯?

  他恐慌到想冲到卡卡西的床上把他拖下来打一顿,在脑子里也已经这么干了:他把卡卡西拖进小黑屋,用大到夸张的忍者苦无给他马甲上划了个大叉叉,冲他吐火,用黑乎乎的棒子捅他(等注意到这个想象看起来像什么,带土在脑海中膨胀成了一只就差在脸上写“谁是带土/我不是人类”的肉球)。而脑海中的卡卡西凶残地反抗,拿苦无插了他一个对穿,电他,还骑到他身上准备给他最后一下。为什么连想象出来的卡卡西都这么讨厌?带土心烦意乱地往上看,看到一张……比之前还难看的脸。

  卡卡西不像第一个梦里那样哭泣,也没有第二个梦中的谨慎的惊喜与期待——带土很奇怪,他没见过这样的卡卡西,又是怎么想出这样的表情的呢?不知道,只能归结为大半夜的脑子有点奇怪。这个卡卡西没什么表情,眼皮低垂着,俯视着他,看上去悲哀,决绝又疲惫。他的双眼干燥,好像眼泪已经流干了。

  带土所有的恐慌和怒火,在这一刻忽然熄灭。

  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再没能睡着,也不想起来。他抓起手机,刷着帖子,回复着自己也不知道内容的东西,直到天色大亮。

  天亮时他眼睛下面出现了深深的黑眼圈,看上去像死老头子的眼袋。卡卡西已经醒来,在水池边刷牙,沾满白沫的嘴巴让带土有点没眼看。

  他带着睡眠不足的气愤走过去,想用肩膀把卡卡西撞开点。这种事他老干,或者说他们老干,有分歧又不想吵起来的早上,用极其幼稚的方法表达不满。比如抢洗脸池,把对方从镜子前面挤开,把洗手间的门反锁,偷喝光对方的牛奶,诸如此类,乐在其中。但今天卡卡西躲开了,他轻盈地一侧身,拿起漱口杯躲进了洗手间,把洗脸池让给带土。

  那感觉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憋屈得很。

  事情远远没到此为止。带土越过他拿杯子,他向后一缩。带土堵在他的必经之路上,他就心平气和回去坐下,等带土自己走开。当带土像平时那样准备伸手拍上他的肩膀,他背后长眼般提前转身,问:“怎么了?”

  你才是怎么了!?带土在心中喊。前一天不由分说把我按椅子上,还说自己喜欢这么干,今天就躲我躲得像我身上带了高压电?往常都不是这样啊?

  此时他才意识到他们平时有多少身体接触,无意识的擦肩,友好的轻撞,图方便的一撑,引起注意力的一拍,脖子上的一勾,或者头发上恶作剧的一揉,胸口愤怒的推搡,比起斗殴更像嬉闹的后背一拳。同处一地,他们很难不碰到对方——倒不是房间真的太小,更像是有什么不知名的引力把他们吸到一起。或许是天长日久没意识到的肢体碰触,让磁力摩擦到彼此身上。

  带土从不觉得不碰卡卡西有多难,如果有人这么说,他会觉得不可思议。然而现在他浑身不自在,像被放进一个隔离罩,与什么必要的东西完全隔绝。带土没有昨天那么生气,但比昨天更想和卡卡西狠狠打一架:揪起他的领口,拉扯他的头发,抓住他的肩膀,推搡,猛烈的拳来脚往,哪怕打输了也好过现在这样阴阳怪气不上不下。他得做点什么,来释放骨子里的渴望和皮肤上的压力。

  可惜他22岁,不是12岁。

  卡卡西依然看着他,用眼神询问他发生了什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再拘泥前事会显得相当难看。他张嘴,打算随便说个无关紧要的话题。

  “我送你的……那个呢?”结果他说。

  话说出口带土就想给自己一下。说这话是想干嘛?他回来之后就从没提过这茬,如今没头没脑地提起来,暧昧不清又斤斤计较,都是梦的错。

  卡卡西皱了皱眉头,很快反应过来:“钥匙?”

  “嗯。”带土含糊地应了一声,“我备用钥匙弄丢了,周末要回去。”

  不,不是钥匙,是那枚勾玉。它是家传的护身符,非常重要的东西,只是带土从来没和卡卡西说过。而古玉本身,说实话乍一看和几块钱的地摊货似的,带土当初拿到手时都在心中腹诽了一番。当时的赠送更像是小孩子死前的孩子话,不会有人把它当什么宝贝,它只有作为遗物的象征性价值,这点价值在带土被证实没死后也不复存在。他从没见过卡卡西带着勾玉,不奇怪。

  卡卡西应了一声,在抽屉里翻找了一阵,把钥匙递给了带土。仅仅是钥匙,没有钥匙扣也没有连着任何东西,被保存的很好。钥匙还在已经是意外之喜。带土接过来,在心中自嘲道。不然你还希望怎么样?他把那东西随身携带?天天挂在身上缅怀装死的人?哈,大概早就当成累赘不知扔哪里去了吧。

  他把钥匙塞进口袋里,指尖能碰到硬质的圆弧。带土还带着他的护身符,只是还剩下一个,变成了独眼龙。

  再不动身就要迟到,带土打开了寝室的门。周五的早上他们有同一节课,以往总是会一起去。但今天不会了,卡卡西还坐在位子上,一边收拾他干干净净的书架一边看着手机,一副突然非常忙碌的样子,等寝室里的另一个人自己走掉。

  带土转身就走。他才不在乎卡卡西在搞什么东西,和他无关,影响不到他大清早轻松愉快毫不在意的心情。他摸出手机,让自己忙于打字。

  谁也不是的男人:K早上开始就躲躲闪闪的,突然超冷淡的样子,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啊,感觉好~可~怕~啦~所以说我们继续来安价吧!扒掉虚伪男的皮!(ゝ∀・) >>861

  

  可怕吗?

  卡卡西放下手机,感到一阵深深的疲惫。不止是因为昨晚半宿没睡。

  半夜被噩梦惊醒,一个劲儿发帖抱怨,说和虚伪男同处一室简直睡不着,说最好“那家伙”别再碰自己的人,不就是你吗?结果得偿所愿后,又觉得对方冷淡得可怕?

  带土说卡卡西不可理喻,而卡卡西觉得难懂的人应该是他才对。身为最接近他、陪伴并注视了他最久的人,卡卡西就算看着他对网络上陌生人说的心里话,也不能完全明白带土在想什么。有时候他非常敏锐,另一些时候却迟钝得可怕,任卡卡西再聪明,看不透带土所在的世界一样白搭。

  他连破罐子破摔的直接去问都不敢。告诉带土自己看到了书里的小票就让他认为卡卡西一直在捉弄他,要是让他知道,卡卡西一直在看那个帖子会怎么样?宇智波的小孤儿从小就没有安全感,这种不安与隐隐的自卑在如今发展成了多疑,他绝对会认为卡卡西在操纵一切,然后再也不会相信他。

  卡卡西了解带土,在他开始发奇怪的简讯时就怀疑这是个游戏,找到帖子并验证后就完全确定了——他当然知道带土常上的网站和发言的风格,当你烧心烧肺地暗恋一个人十年,这种事总是要知道的。他明白这是个玩笑,但这未尝不是个机会。不到一年他们就要毕业,带土回到家族为继承做准备,他们将渐行渐远变成多年联系一次的老同学。不试一试,总觉得不甘心。

  虽然孤注一掷时就做好了最坏准备……

  卡卡西叹了口气,拿起手机关掉那个帖子,删空历史记录。这像危险的作弊,看着“攻略”做出反应的确是一种算计,而带土讨厌被人算计。哪怕成功打出结局,对方喜欢上的也只是装出来的那个人而已,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不准备再看下去。

  

12


832:谁也不是的男人

K早上开始就躲躲闪闪的,突然超冷淡的样子,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啊,感觉好~可~怕~啦~所以说我们继续来安价吧!扒掉虚伪男的皮!(ゝ∀・) 

>>861


833:

有谁,披了谁不男的马甲的话,至少cos得敬业一点啊


834:谁也不是的男人

就是我啊!不能因为我今天心情好就不认识我啊d(`・∀・)b

难道非要祭出虚伪男的本体图才能证明吗?人家好伤心!。゚ヽ(゚´Д`)ノ゚。


835:揉眼睛

我的显卡是出问题了吗……


836:

因为cos得没有半点相似反而觉得这是真的

不过也请把虚伪男本体交出来


837:

感觉仿佛看着黑道片却发现大哥在那里讲相声

不过也请把虚伪男本体交出来


838:

谁不男谁不男~为什么你今天心情好啊?昨晚不是超级暴躁的样子吗?虚伪男又做了什么?

不过也请把虚伪男本体交出来


839:

谁不男果然受了什么刺激吗!从昨天晚上起整个人就超不对耶

不过也请把虚伪男本体交出来


840:谁也不是的男人

呜哇讨厌啦!明明人家才是主角的说,结果大家都只想看他吗?

那也没办法咯,谁叫人家这么助人为乐呢?

以下就是

虽然只有一寸照

但也要

隆重登场的

本体君!!

锵锵~~

掌声~~

音乐~~

哦哦哦来啦~~!!



神马你说这是美█队长的电影剧照?嘛,差不多啦,反正都是拿东西遮着下半张脸还一副不大高兴的样子嘛(ゝ∀・)


841:

……


842:

……


843:

……


844:winter is coming

好寒冷……


845:

虚伪男如果再不放点料的话,我赌十块钱这个帖子会歪到美█队长影评上去

说起来这里有喜欢DC的吗?我是米漫的粉!


846:

楼上附议,而且按照这个帖子已经开始吸引腐女的趋势,下面搞不好还会掐CP

我喜欢蝙蝠侠


847:蝙蝠侠和超人一♂生♂推

虚伪男天天戴着这个东西?!有意义吗?为了掉面具的瞬间让对手行动不能?(惊艳意味上或者惊吓意味上


848:超人和蝙蝠侠生♂一♂堆

拜托,让对手震惊到行动不能这种可能性,光靠脸也没用啊,只有在对方是十七年或者七十年前眼睁睁看着为救自己死掉其实却还活着但是性情大变成了敌人还想要自己的命的青梅竹马的情况下才管用吧?


849:

呜哇,相爱相杀怎么看都好难HE哎,只能最后靠为主角当炮灰洗白才有可能回村结婚了吗?

都是DC家的吗!我大漫威不能输啊!


850:

哎?如果玩一方是另一方十七年或者七十年前眼睁睁看着为救自己死掉其实却还活着但是性情大变成了敌人还想要自己的命的青梅竹马的梗的话,没有主角光环根本搞不定的吧?会变成错误案例死成炮灰来警告主角和他的基友趁年轻就要赶快告白赶快搞基不要在战场上说回村结婚这种flag的道理的吧?超惨的说!

没看过美漫就随便来排一楼好辣,钢铁侠和蝙蝠侠随便推~!


851:有基堪搞直须搞

拜托850L的加个标点符号啊我读了三次才明白怎么断句这是要逼死一边看一边会念出来的人吗你相不相信已经有人一口气没喘上来死掉了啊这种事情你负责吗

还有看了楼上们,我觉得比起阵营不同这种相爱相杀的悲剧来,一个是直男一个是基佬这种差异简直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852:是不是直男还有待商榷

醒了,翻了翻昨晚谁不男的帖子,我来归纳总结一下

【虚伪男到底在想什么,我好在意,想他想得睡不着觉】


853:

都是谁不男昨天晚上太烦的错,今天大家的风向完全是【烦死了你们两个不如去结婚】


854:真汉子不怕菊花残

搞一搞你不吃亏,搞一搞你不上当


855:

谁不男手拿鲜花

他喜欢我[摘掉一瓣]他不喜欢我[摘掉一瓣]他喜欢我[摘掉一瓣]他不喜欢我[摘掉一瓣]他喜欢我[花瓣没有了]

谁不男:好恶心啊我不相信!![重新摘了一朵]

他喜欢我[摘掉一瓣]他不喜欢我[摘掉一瓣]他喜欢我[摘掉一瓣]他不喜欢我[花瓣没有了]

谁不男: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重新摘了一朵]


856:谁也不是的男人

……

来安价吧。


857:

还有人记得吗,现在安价的目的是什么?

“在虚伪男面前裸奔”


858:或者香蕉

我也不太记得了,好像是证明虚伪男是个基佬?

“在K面前吃番茄这种汁水多的食物,然后装着不经意的舔干净手指(目不转睛的话绝对是基佬,脸红的话绝对是基佬,直接扑上来绝对是基佬”


859:

咦,不是证明谁不男是个基佬吗?

“礼尚往来给对方口一次感受一下”


860:

其实是撮合谁不男和虚伪男吧

“写赞美虚伪男面罩的十四行情书在广场上读”


【861】:

看清楚啊,不是来看虚伪男的真心吗?

和虚伪男说你说想干他,看他让不让


评论(45)
热度(183)
  1. 神说要有光空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