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头

杂食。同人居多,偶尔写点原创
奇怪的东西见归档子博客,具体见上方的注意事项

【盾冬无差】理想朋友(5)

半架空,清水无差慢热,青梅竹马,发小转恋人的双向暗恋,大致上是小清新治愈向,HE

这篇有点微妙的手感不对,更新不定……


  此后一个星期Bucky都没有出现,Steve每天都在等他,就算Steve的脑袋每天都咆哮着他一点也不想听的呼喊(“他是个█!是个█!”)。第一个星期他不敢外出,以防错过被敲响的窗,第二个星期他开始走街串巷,询问能问的任何人。我找不到我的朋友了,他叫James Buchanan Barnes,你知道他吗?Steve拿出他给Bucky画的像,比划着Bucky的高度,描述Bucky的性格与笑容,说不出Bucky的眼睛颜色因为他是个色盲。而他们回答:不知道/那是谁/滚远点。

  最后Steve差点和人吵起来,因为对方说Bucky并不存在。“要我看,他就是你想出来的,你怎么会有朋友?”他洋洋得意地说,“我很小就知道那是假的,你还没断奶吗?还是脑子有毛病?”

  这一天Steve回到家里,垂头丧气,心灰意冷。他把画像摆在桌上,自己蜷缩在床上,听到脑袋里的嘲弄和叫喊越来越大声。它说Bucky再也不会回来,因为Steve明白了真相,哪怕强行涂黑关键字也毫无用处。它说Steve是个懦夫,妄想有个这么好的人愿意与自己为伍。它说所有的快乐、冒险与友谊都是假想,沉溺其中的人只是走向疯狂。

  “你还好吗,宝贝?”

  Steve感觉到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他睁开眼睛,看到母亲坐在床边(不然还有谁呢)。他无声地摇头,让枕头蹭掉眼泪。他是个小男子汉,但他最好的朋友没了,他可以哭一会儿。

  “为什么不和Bucky玩呢?你们吵架了吗?”母亲问,“他躲起来,让你找不到他?”

  母亲温和的声音让Steve眼眶发热,险些要点头同意了。但Steve咬了咬牙,说:“那不是真的。没人见过Bucky,他只是个……”他没忍住一声哽咽,“只是幻想出来的。”

  “就因为没人见过他?”

  “而且我也碰不到他……”

  “所以你就不再把他当朋友?”

  Steve惊讶地抬起头,对上母亲不赞同的目光。

  “你跟我说过Bucky,很多次,有一阵子每天都说,”她爱怜地抚摸他,“他是个好孩子,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快乐,不是吗?”

  “对。但他不是真的!我想要一个朋友,所以我想出了Bucky,等我发现他是假的,他就走了。就和每个长大的小孩一样。”

  Steve生硬地说,等待着,期待着母亲的反驳。她没让他失望。

  “你弄错了原因,亲爱的。”她说,“如果有一天Bucky离开,那肯定不是因为你长大,或者发现了什么,而是因为你不需要他了。”

  “可是我依然需要他!”

  “可是你却拒绝见到他。”

  不!我每天都在找他!Steve想这样说,但说不出口。在内心深处,他明白这是一句谎言。

  他寻找着Bucky,同时每时每刻都知道自己将一无所获,因为Bucky只是个幻想,本来就不存在,成熟理智的人该明白这个。他不想要个幻想朋友,那太可悲了。

  “我小时候也有这样的朋友,她叫Eva。”母亲忽然说,“我们无话不说,度过了很多快乐的日子。后来我开始拥有更多,变得一天天更加忙碌,她也出现得越来越少。不知道那一天开始,我再没有见过她。”

  Steve在脑中设想着那个画面,她,他,Bucky,露面得越来越少,直到某一日再也不出现。这想法让他哆嗦了一下。

  “有时候我会怀念那段日子,但我并没有太想她。与我们彼此支撑,大部分情况下只能陪我们走过一小段人生,朋友不都是这样吗?这和有没有人能见到他们、碰到他们又有什么关系?我与Eva已经可以告别,因此她离开,我知道在某处她仍会过得很好。这是段美好回忆,而不是遗憾。”

  她把桌上的画塞进他手里,站了起来,说:“亲爱的,如果你仍对此感到难过,你得停止躲着他。”

  母亲离开了房间,留下Steve和他的画。

  我在躲着他吗?Steve茫然地想。他从来都不胆小,只是不明白这次做什么才是勇敢——不再沉溺幻想,永远不见Bucky,做个面对现实的人,还是面对内心,承认自己想Bucky想得要命,继续与一个明知道是假象出来的幻影作伴。

  Bucky是个超棒的人。(“他是个幻想!”)他们默契得像手足同胞与多年挚友。(“因为那只是你的妄想!”)Steve徒劳地甩了甩头,打量房间,企图中止脑中残酷的声音。窗台上曾有Bucky的手印,书桌上曾有Bucky放下的红叶,床上曾有Bucky躺过的凹痕,如今什么都不剩。消失的幻想朋友们会去哪里?每个人的脑海深处,就和幼小时被遗忘的记忆一样?那听起来像被他们的朋友亲手埋葬。他是否正在做这样的事情?把Bucky埋掉,只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敢?我想念他,Steve睁大眼睛盯着床,以防眼泪别又不争气地掉出来,我需要他。

  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开始那只是抹影子,在空气中缓缓凝聚,接着是一双眼睛,荡漾着浅浅的水光。影子怎么能发光?Steve不知道,也无所谓,他说:“Bucky?”于是那影子不再是影子。

  他的朋友跪在床尾,离他很近又刚好碰不到的位置。Steve的目光与他对上,他的表情变得生动起来。“Steve?”Bucky说,在Steve点头后用更大的声音又叫了一次。现在他看上去就要喜极而泣。

  “你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好久!”Steve说,假装听不见脑中冷酷的回答(“你脑子里,还会是哪里?”)。

  “我一直跟着你,你不看我。”Bucky吸了口气,声音有些发抖,“我以为你永远不想见我了。”

  “什么?不!”

  Steve看上去迎面挨了一拳,在他开始道歉前Bucky爬到了床头,双手轻轻覆盖在被单上,看上去就像隔着被单握住Steve的手。他威胁道:“要是道歉我就走了!”

  “我永远不会不想见你。”Steve只好重复道,“我只是在犯傻。”

  “看出来了,笨蛋。”Bucky哼了一声。

  “如果你还愿意当我的朋友……”

  “当然!”Bucky抬高了声音,“Steve,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直到你不需要我。”

  “不会有那么一天。”Steve庄重地说,“永远不会。”

  那一瞬间仿佛什么隔板被抽掉,Steve被一股暖流冲刷,他不再是一座孤岛——有什么无形之物联通到他身上,从那里传来温暖、信任与爱……几乎立刻他明白了通道的另一头连着什么。他看到Bucky睁大的眼睛,知道对方一样如此。就像分裂出一个半身,忽然间,他们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对方在那里。

  他们就这样待了好一会儿,在劫后余生般的庆幸与疲惫中一言不发,小心翼翼地不碰触彼此。Steve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联系,如多年挚友,如同胞兄弟,如在体外跳动的另一颗心脏。Bucky在这里,看起来活生生的,这感觉对极了,与之相比,没有他的两个星期感觉起来才浑浑噩噩宛如梦境。

  他们睡着之前Bucky嘀咕道:“我爱你妈妈。”

  “我也是。”Steve说。

评论(1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