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头

杂食。同人居多,偶尔写点原创
奇怪的东西见归档子博客,具体见上方的注意事项

【盾冬无差】理想朋友(1~4)

summary:在他一无所有时他仍拥有Bucky。/“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期望,而是因为你值得。”

半架空,清水无差慢热,青梅竹马,发小转恋人的双向暗恋,基本上是个治愈的故事。奇迹般没有警告

(其实是萌stucky后写的第一篇,基友兴趣不大就一直硬盘坑着了,拿来混个日更 发在这里好像画风不对不过因为慢热还容易坑姑且就……这样吧(。)


1、

  事情大概从Steve七岁开始。

  那天天气非常好,从巷子的缝隙里能看到操场上声势浩大的球赛,活像全布鲁克林的孩子都集中在那里。而Steve坐在偏僻安静的角落里,心不在焉地涂着一张废纸。他刚从一场重病中恢复,甚至不能去人多的地方。

  “你在画什么?”有个声音说。

  Steve犹豫了一下,没把乱七八糟的纸收起来。他记不得自己之前涂鸦时想画什么,只好说:“画。”

  “它看起来像个房子。”声音自顾自地说,“旁边是条狗吗?我知道那个品种!他们说它是很棒的军犬。我喜欢军犬。”

  那个声音说完后,方块边上的墨团看上去真的像狗,而不是烦躁小孩的疯狂涂鸦了。而且Steve喜欢军犬。于是他抬起头,冲着声音露出一个微笑,说:“我也是。”

  声音的主人回以更大的笑容。他长着一张讨人喜欢的脸,体格比Steve结实,一般来说会带给Steve麻烦的那种(倒不是说他会害怕,他从不怕大个子,哪怕他们通常对他不太友好)。他穿着不错的衬衫,但裤子和鞋灰扑扑的,就像刚从球场上下来。然而没有人会在这种要紧关头退下来,更别说对病秧子的画感兴趣。

  他就这么无声无息出现在Steve身后,像个阴影或鬼魂。不过Steve一点儿也不怕,他恰巧想和谁说说话。

  “军犬很酷,”男孩比划着,“我曾经见过一条,它有这么高,身体这么大,一旦开跑连大人都拉不住。你见过这么大的狗吗?”

  “应该见过。”Steve依稀记起曾见过的军人,还有军人旁边的狗。它可能不是军犬,也可能没有这么大,但Steve不想扫对方的兴。说不定自己小时候见过呢?他的父亲是个军人。不知怎么的他就说了出来。

  “哇哦!”男孩感叹了一声,那种真心的听到什么了不起东西的声音。Steve感到一阵自豪,忍不住又说:“我今后也会参军。”

  “那你可得加把劲了。”男孩笑嘻嘻地说。

  Steve觉得自己喜欢他。这一带的人彼此知根知底,并不意味着大家能和睦相处,孩子们有时候会有让成年人咂舌的恶意。他们嘲笑他没有父亲,嘲笑他愚蠢的志向和孱弱的体格,甚至侮辱他的母亲,每次都以一场斗殴(会变成单方面殴打)告终。

  “我是James,你叫什么?”男孩说。

  “Steve,Steve Rogers。”Steve回答。

  “我能叫你Steve吗?”

  得到肯定后James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嘴角的弧度能把小巷点亮。他张开嘴想说什么,突然听见了不远处的嬉闹声,那个笑容垮了下来。

  “我们走吧!”他说,看上去想拍一拍Steve,又半途收回了手,“最好快点回去,他们会路过这里的。”

  Steve点点头,开始收拾摊得太开的纸张和炭笔。一张纸飘开了,他弯下腰去捡,炭笔又从膝盖上滑下去,咕噜噜滚了好远。在Steve跟上去之前,它停在一双鞋下,被踩住了。

  “劳驾。”

  Steve说着抬头看那个人,蹲在地上把头仰到极限也只能看到肉呼呼的下巴。大个子浑身是汗,袖子卷在粗壮的胳膊上,等他长大一些或许能成为可观的肌肉。鉴于他在这个年纪就开始用没长成的胳膊耀武扬威,未来的肌肉只会让他招惹更多麻烦。

  “看看这是谁!”大个子说,“你还没有病死吗?”

  他的两个小跟班哄笑起来,仿佛那是个很好笑的笑话。Steve环顾四周,他们把窄小的小巷堵住了。除此他们和Steve,长长的小巷中空无一人。

  最后大个子扯了Steve的画,把炭笔踢进垃圾堆,还把Steve推搡到地上,因为他不自量力地企图阻止他们。大孩子们充满了汗水、咒骂、粗暴拳脚的接触像一场暴风雨,刮得Steve晕头转向。他像个勇士一样挥拳,看上去却是冲风暴叫板的唐吉坷德。一切结束后他孤零零坐在地面,头发乱七八糟,衣服脏兮兮,花了十几分钟找他的炭笔。

  至少这一次没画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安慰自己。而且James不在这里,不会看到他这副蠢兮兮的样子。


2、

  第二天Steve的感冒再度复发,失去了出门的机会。母亲已为他用完了这个月能挤出的假期,只好将他安置进阁楼,匆匆离开并祈祷这场感冒别变成肺炎。Steve对此感到沮丧,他很小开始就想帮母亲的忙,但他连自己的身体都对付不了。

  阁楼并不高,被挡在其他楼房后面,不到黄昏阳光都照不进来。从窗户里望出去,只能看到一成不变的屋顶和小巷,连小鸟都很少光顾。Steve默默勾勒着屋子上的每一根线,到了下午,慢过头的时间流逝已经变得难以忍受。

  Steve习惯这个,托虚弱身体的福,他已经经历过无数个被困在小房间里的日子。但是,大概是昨天遇到的那个男孩的错,孤独变得特别明显,就像一个饿得没感觉的人吃了一小口蛋糕,猛然发现自己的胃空得像火烧。倒不是说他会奢望James来找自己……

  叩叩!

  有什么东西在敲窗。

  Steve被窗外的身影吓了一跳,急忙打开了窗户。攀着窗棂的男孩跳了进来,两根手指一碰头,冲Steve敬了个礼。

  你怎么找到这儿的?你怎么来了?Steve想问。

  “你可以走门的!”Steve脱口而出。天啊James甚至只用了一只手,另一只手还插在口袋里,要是摔下去怎么办?

  “我在下面看到你,看上去无聊得要死。”James说,好像这就能解释一切。他随手关上窗,伸出口袋里虚握着的拳头,献宝似的举到面前,说,“看看我抓到了什么!”

  他一松开手,困在指间的东西就飞了起来。它有掌心那么大,金黄色的翅膀上镶着黑色条纹,又有白色斑点点缀其中。Steve仰头看得入迷,一不小心就跌坐回座位上。

  “你真该多吃点东西。”James说,“看上去一只蝴蝶都能推倒你!”

  “我才不会呢!”Steve板着脸说,一秒后又喷笑出来。James也开始大笑,他真的有双很适合笑的眼睛,还有适合笑的嘴。

  “会。它甚至还没碰到你,你已经摔到座位上去了。”

  “去你的。”Steve哼了一声,一时想不出像样的反击,“而你,在展示它的时候手滑把它放掉了?”

  “我没有放掉它,它还在你家呢!何况本来就是送你的。”

  Steve愣住了,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James看着他惊讶的脸,倒开始不自在起来。他摸了摸鼻子,不确定地说:“就是只蝴蝶呀,我们是朋友吧?而且你可以,呃,画它?”

  所以他突然有个朋友了,Steve的心脏砰砰直跳,敲打着肋骨,所以他收到来自朋友的礼物了,头一次。除了嘴里念叨着“当然!谢谢!”一个劲儿点头外,还能做什么呢?他笨拙地拿出新的纸张,把炭笔折成两半,将一半递给James,说:“你也想试试吗?”

  “我画得糟透啦。”James摇摇头,没有去接,“看你画吧!”

  之后几个小时James都和Steve待在一起,他躺在Steve的小床上,惬意得像坐在街心花园里。Steve画画,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时光像温水在身边流淌,突然流快了。直到夕阳照上James的脸,Steve才意识到居然已经到了傍晚。

  他打开窗户让蝴蝶飞出去。James问:“你不要它了吗?”

  “我画完了。”Steve解释道,“现在是黑脉金斑蝶迁徙的季节,我们已经耽误了它一个下午。”

  黑脉金斑蝶……James迷茫地嘟哝了一声,点点头,走到Steve身后,为纸上蝴蝶各式各样的身姿发出一声惊叹,“这可真棒!”他说,“就像书上印的一样!”

  Steve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双颊因为羞涩和自豪变红。“还差得远呢。”他说。

  “没有我和你差得这么多。”James吐了吐舌头。

  在母亲回来前James离开了,夕阳照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闪闪发光。Steve一直目送着他到巷口,轻飘飘的心慢慢恢复重量。而他的朋友仿佛感觉到了Steve的目光,在走出巷子前转身挥了挥手。

  “你会再来的吧?”Steve忍不住喊道。

  “休想赶走我!”James大声回答。他露齿一笑,一晃一晃地走远。


3、  

  后来“James”变成了“Bucky”(他的全名是James Buchanan Barnes来着),忘了是怎么回事,不过谁管他。

  有时候他们会在某个小巷集合,约好了一起去哪里玩耍。另一些时候Bucky敲开Steve的窗户,他轻盈敏捷得像只猫,爬个窗台和玩儿似的。Steve对他危险的拜访方式提了几次意见,而Bucky抬着下巴宣称自己闭着眼睛都不会摔下去。“要是你实在想帮我的话,”他拉长声音说,“你可以把头发放下来呀,我的莴苣……”

  Steve一枕头把接下来那个词揍了回去。

  后来他就不再在意了,毕竟,当你的朋友冒着暴雨来看望被高烧困在阁楼上的你时,还要怎么计较他的拜访方式不太寻常呢。

  Bucky总在Steve无聊得要长草时出现,在他有别的事可干之前离开。他为朋友的神出鬼没和未卜先知一样的能力吃惊,也为这种偷偷摸摸的刺激感隐隐激动。他在母亲进门时严肃地盯着画板,装作没有人刚刚刺溜一下钻进了床底。他在心底对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坏小子们大笑,因为他们不知道“没朋友的病鬼Steve”有个秘密朋友,比任何人都好。他们把这种隐秘的相会变成了一场游戏,称呼彼此一等兵,下士,上尉,不让任何人发现他们的秘密行动。他们配合默契,从未失手,心有灵犀如多年战友。

  后来有一天,Steve邀请Bucky一起下楼吃母亲烤的饼干。倒不是他玩腻了,只是忍不住想让Bucky见见他母亲,让他母亲见见Bucky。

  “我们将与R夫人会面,获得补给。”Steve说,“她是可以信任的,中士。”

  “可是我是个不能暴露的侦察兵,队长?”Bucky说。

  “侦察兵可以会见友军。”

  “好吧,其实我欺骗了你。”Bucky耸了耸肩,“我是个间谍,还是个杀手。你明白的吧?我每时每刻都在锻炼自己的观察和撤退能力,要是被人看到,就只能……”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Steve看上去被这种展开伤害了,Bucky完全受不了这副表情,立刻夸张地做出了投降手势:“天啊,你知道我不是认真的吧?”

  “你背叛了我们的理想。你竟然选择当个杀手,”Steve用最严肃的口吻说,“而不是开说好的冰淇淋车?”

  Bucky爆发出一阵大笑,让Steve没憋住一秒也笑了起来,这个年龄的孩子总是会为一点莫名的小事情笑得前仰后合。Bucky的身体摇晃着,看上去想一巴掌拍上Steve的背,但最后划了一道弧线,拍到了自己大腿上。

  这又是另一个怪癖。Steve以为Bucky是很喜欢身体接触的类型,但Bucky就是不碰他,甚至避开他。很多时候Steve觉得自己会迎来背上的一巴掌,头上的一阵揉搓,脖子上的一勾,那种感觉明确得都要化为实质了,但最后什么都没有。大概是怕Steve的小身板一碰就会坏?真令人沮丧。

  话说回来,Steve也并非每次都能预料到Bucky。

  他的朋友,身体比谁都健康,脑子比谁都机灵,过得比谁都快活。他知道大街小巷的有趣事情,观看书上的记载也观察地上的爬虫,在阳光下撒欢几小时也不会疲惫,声称自己未来会成为最棒的棒球队员,警察,消防队员,军人,驯狗师和冰淇淋车驾驶者。Bucky精力无限,闪闪发光,他生来就该是人群的中心,Steve经常奇怪为什么他会选择和自己待在一起。

  Steve视力听力都不好,脊背僵硬身材瘦小,因为有问题的脚、心脏、胃、肺没法参与任何孩子们喜欢的运动。

  “可是我又不是为了那个才来找你的。”Bucky说,“我来找我最好的朋友,我想和他待在一起,有什么不对?”

  话题转到这个时Bucky在地板上伸展手脚,舒舒服服地靠着沙发垫。他说:“来吧,队长!下去获取补给,然后给我画张画怎么样?我觉得我比对面的房子好看得多。”

  于是队长又妥协了。


4、

  托躲藏游戏的福,自从认识Bucky,很长一段时间Steve再没有惹上麻烦。但这不会持续一辈子。

  再次被摔到地上时,他觉得自己都开始不习惯起来。胸口发闷,心脏在其中不规律地跳动,Steve按着胸口急促地喘气,足足几分钟后漆黑的视野才模糊地重现光明。有个男孩接近,被拉大的影子盖住了他,他用最后的力气向对方挥了一拳。

  “Steve!”一个担忧的声音叫道。

  Steve立刻意识到谁在那里,这是Bucky的声音。万幸那一拳没打中。他踉跄着扶住墙,用力眨眼,眼睑终于刷掉了视野上的迷雾。Bucky就在一步之外,抿着嘴看他,表情严峻得像重病患者家属。

  “嗨,Bucky。”Steve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他们走了?”

  “早就走了,包括你的那位公主。”Bucky对Steve的手努了努嘴,那里还紧紧抓着一顶帽子,被坏小子们从姑娘头顶拽下又被Steve抢回的帽子。

  “真糟,”Steve嘟哝道,“我不知道她住在哪里,要怎么还给她?”

  Bucky皱了皱鼻子,说:“拜托,你没必要接下这个,那时候旁边没有人了吗?”

  “我不是人吗?”

  “我说得是那些更耐打、更适合逞英雄的人!”

  “为什么我不能是这个人呢?”Steve反问。

  Bucky深深叹了口气,他的眼神是愤怒、难过、无奈和其他不知名情绪的混合体。说真的,那让Steve联想起看到自己伤痕的母亲,她为自己的儿子自豪,这不代表她不会为此生气并说出一堆说教。“Steve,”没错,就是这个郑重的口吻,Bucky要说的话Steve听过很多次。他说:“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

  ……咦?

  Steve听得出这不是句玩笑,或反话。他下意识唱反调:“你刚刚还说我不该逞英雄?”

  “因为你本来就是个英雄。”Bucky断言道。

  “你比那些只敢欺负弱小的大块头强成千上万倍!我看见过你,你……”Bucky挠了挠脸颊,看起来居然有点羞涩,“你很了不起,你独一无二。”

  Steve觉得自己脸烧得厉害,以至于话都说不出来。

  “你只是没必要每次都冲在最前头,逃跑又没什么,不和敌人直接对上也不丢脸。挨打不痛吗?这个习惯不了吧?你不用做什么来证明自己。”

  此时Steve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笑着摇了摇头,说:“我不想证明什么。我只是没法光看着,什么都不做,那比挨打还难受。”

  “真希望能和你一起……”Bucky喃喃自语。

  Steve撑着墙壁站起来,想说Bucky没必要“希望”,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道的。然而他站得太快,脑袋一阵晕眩,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身体都向前倒去。

  那一刻时间仿佛被拉长,他看到Bucky张开的嘴,还有下意识伸出的胳膊。按照下落的趋势,他无疑会落入Bucky怀里,那点儿体重甚至不足以将对方带倒。但是事情并非如此。他看到Bucky的手碰到了自己的胸口和腰,看到地面依旧越来越近,他不断下坠下坠下坠,手臂穿透身躯,大地迎面而来。

  Steve摔到地上,刚刚在他身前的Bucky,如今在他身后。

  “抱歉!”Bucky声音尖锐地说,他甚至后退了一小步,说,“抱歉,Steve,我没接住你!”

  “你接到了……”

  “我没有!我不小心躲开了!”Bucky用力摇头,企图说服他。

  Steve感到手脚发冷,恐惧窜上心头,不知为何他明白Bucky此时的心情和他相同。勇敢的孩子感到害怕,本性又让他没法视而不见,自欺欺人。就像非要打开发出异响的衣柜一样,Steve扑向他的恐惧之源——他飞快伸出手,抓住了Bucky的脚踝。

  或者说,想抓住。

  他的手合拢,手指扣上自己的手掌。Bucky触电似的跳开,已经太晚,反而让这一幕更加清晰:他的脚踝穿过了Steve的手掌,像穿过雾,像穿过影。

  Bucky是█,一个被竭力摁下去的念头不受控制地浮上水面,那是个█。

  一瞬间Bucky的脸上浮现出绝望的神色,他死死看着Steve,似乎想喊什么(看口型头一个字是“别”),但在喊出口前,整个儿都消失在了空气中。

  小巷里只剩下Steve一个人。

  和刚才一样。

评论(2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