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头

杂食。同人居多,偶尔写点原创
奇怪的东西见归档子博客,具体见上方的注意事项

【SCP—***—神父档案】(言切)

SCP基金会(http://t.cn/zWuAuvS)paro,变异euclid级SCP言峰绮礼,为世界和平牺牲的特工卫宫切嗣,以及其他成员的故事。


  项目编号:SCP-***

  项目等级:Safe级 Euclid级

  特殊收容措施:SCP-***被保管于人形SCP单间中,容器壁加固一米以上高强度合金板,隔间外必须有50米以上隔离带,由通过心理测试的精神强韧者监控。SCP-***曾用的各种宗教用具(包括一本圣经、普通玫瑰念珠、十字架、法衣)经检查后被批准保留。

  非必要情况禁止任何工作人员与其交谈,经05级许可进行的交流必须实时监听,交流完毕后任何涉及人员必须接受心理辅导,和三个月~六个月的观察期,违反者将降级为D级人员。监控SCP-***中产生幻听的工作人员需立刻与替补者换班,接受心理辅导。经05级许可,可在配备至少一组战斗小组的情况下,调用SCP-***前往其他区域与其他SCP接触,接触完毕立刻带回,禁止停留与额外交谈。

  每周至少提供一名D级人员与SCP-***交流,交流完毕后处决。

(附录:因事故***-B的发生,此需求已由下方措施替代。特工卫宫切嗣的价值远高于D级人员,不幸的是,这种需求改变不可逆转。——Dr Emiya)

  每周至少调配特工卫宫切嗣与SCP-***接触一次,减少特工卫宫切嗣的工作量,并加强对其身心健康的关注和修复。

  如因故无法达成上述条件,SCP-***将【数据删除】。在SCP-***收容失败事故中,建议将重新回收任务交予特工卫宫切嗣,并提供火力支援。

  描述:SCP-***是一名棕发棕眼的高大(收容时185cm,并在收容的十年间长至193cm,目前无证据显示这点与其能力有关)亚裔男性,名为言峰绮礼。在收容初期沉默寡言,但在事件***-A后逐渐向健谈发展。被描述为“声音低沉动听”、“威严的神职人员”。

  SCP-***自曼雷沙的圣伊那裘神学院跳级两年,以首席生的资格毕业,曾任教会特殊部队成员。他在【数据删除】年被发现特殊天赋,并自愿接受基金会收容。SCP-***的肉体强度(抗打击、饥饿、药物等)能力为正常水平的6~█倍,经后天学习的中国古武术辅助,能轻易【数据删除】。同时他拥有特殊的驱除邪恶、治疗伤口和病症的能力,性格冷静克制,被划定为safe等级并协助基金会工作。

  事件***-A后逃脱,七个月后休假中的特工卫宫切嗣在自杀和犯罪率高于平均水平数倍的日本某教区发现SCP-***并将其重新回收。此时SCP-***心脏部位完全被SCP-&&&-世间之恶制造的黑泥状物体替换,被证实拥有二级水平以上的精神污染能力,能在交谈中读取对话者心中阴暗面,使语言暗示长久徘徊于受害者脑中,数倍扩大其负面情绪。因向SCP-***告解而自杀、谋杀者超过【数据删除】人。SCP-***等级上调为Euclid级,限制行动。该变化与SCP-&&&-世间之恶的关系仍在调查中。

  被重新收容后SCP-***显示出强烈的倾诉与倾听欲,多次要求与特工卫宫切嗣见面,该申请被驳回。他的心灵对话能力仅能被隔离媒介和距离削弱,却不能阻断,造成五名观察人员死亡与两名观察人员精神崩溃。实行每周D级人员交流计划后工作人员伤亡停止,SCP-***也停止递交申请。

  一个月后事件***-B发生,收容方式更改至当前模式。

  附录:SCP-***监控人员必须积极乐观,社会关系良好,没有任何心理疾病。SCP-***表现得像优秀倾听者和解忧者,但任何疑问都会导向令提问者绝望的解答。研究表示SCP-***明白自己的回答会造成的结果,具有良好常识及是非观念,但非常享受“造成痛苦”这一点。他声称这是自己异常天性的一部分,SCP-&&&的泄露及与Dr Gilgamesh的交谈只是让自己正视本性。

  注释:SCP-***在参与鬼怪类SCP回收时表现出优秀行动力,其治愈能力大大降低了回收伤亡。他思维清晰,理智可靠,只是受困于其异常人格。建议将收容措施由抑制向保护、治愈倾斜。——特工Bazett

  注释:人形SCP并非人类,如守则中强调,禁止对SCP产生任何不必要的感情!SCP-***善于伪装成普通人类,博取他人信任,但任何将其视为同伴或心理健康测试器的行为都极不理智。特工Bazett的违规行为造成事件***-C,已降级并调往SCP-&&&项目。再警告一次,任何无授权交流者将受到降级处罚。——05-█

  

  事件报告***-A

  19██年SCP-###-许愿杯遭受收容失效的SCP-&&&-世间之恶污染,SCP-***、特工卫宫切嗣及其他五人小组受命回收。回收成功,但泄露的污染物(黑泥状岩浆属性)造成地级市消失,死亡人数达【数据删除】,对外宣布为火山爆发。实习人员Waver Velvet、特工卫宫切嗣幸存,特工卫宫切嗣声称SCP-***失控,已被击毙,尸体落入污染物中,但此后并未找到尸身。

  事件发生时特工卫宫切嗣的妻子为SCP-###寄宿者,在它启动后死亡。特工卫宫切嗣的女儿经验证为最佳继任者,在回收SCP-###后成为新一任寄宿者,为保证收容安全与特工卫宫切嗣隔离。卫宫切嗣遭受SCP-&&&污染,身体慢性衰竭,且精神状况评估达警戒线,暂时脱离工作,进行心理辅导与无限期休假。

  实习人员Waver Velvet因提前离队奇迹般毫发无损,已确认其特殊幸运属性,因Dr Rider申请成为其助手。

  注释:处决泄露SCP-008-丧尸病毒的父亲,在毁灭SCP-439-寄骨蜂群据点时杀死养母,启动SCP-###-许愿杯导致妻子死亡、女儿继任,特工卫宫切嗣是否属于SCP的一种,特殊能力是点背命硬啥的?——Dr Lancer

  注释:经测试特工卫宫切嗣无特殊概率制造属性,建议Dr Lancer也参与测试——Dr Emiya

  注释:在多个SCP收容失败中受害,却存活至今的Dr Lancer的概率测试失败率是100%,已确认并编号。——05-阿赖耶

  

  事件报告***-B

  此前无幻听迹象的SCP-***监控人员甲于19██年3月6日清晨枪杀其他观测员后毁坏监控装置及电力系统,开启大门后吞枪自杀。Site-█中27个SCP(包括两个Keter级)收容失效,造成█人死亡,两个月后除SCP-***外重新回收。

  19██年10月16日收到特工(休假中)卫宫切嗣的求救信息,于█教会重新收容SCP-***并于地下室解救特工。据调查,特工卫宫切嗣遭受了一年零三个月的囚禁和【数据删除】,患有轻度幽闭恐惧和神经衰弱,但身体衰弱速度比其他遭受SCP-&&&污染的人类缓慢,据研究是SCP-***的治疗效果。特工卫宫切嗣的养子卫宫士郎在此期间被SCP-***收养,(奇迹般地)身心健康,与SCP-***关系良好。

  被重新收容的SCP-***看起来心情愉快,并再度提出与特工卫宫切嗣见面的申请,该申请被批准。时刻关注特工卫宫切嗣心理状况。

  注释:卫宫士郎具有优秀的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精神强韧,乐观积极,具有潜力,建议列入特工候选加以培训。——Dr Saber

  注释:Dr Saber的建议遭到特工卫宫切嗣的强烈反对,申请驳回。——05-█

  注释:申请SCP-***单间监视系统的模糊化,监控的目的是防止收容失效,而不是培养偷窥狂。——Dr Emiya

  注释:基金会法则高于人权法,对SCP的全天、清晰监控是有必要的,申请驳回。——Dr █

  注释:申请对卫宫士郎进行A级记忆删除,并交予正常家庭抚养。——特工卫宫切嗣

  注释:鉴于特工卫宫切嗣的身体情况及卫宫士郎与SCP-***的良好关系,不建议删除卫宫士郎记忆。应对其适当培养,在卫宫切嗣死后接班。——Dr █

  注释:所以培养卫宫士郎只是为了给SCP-***制造新的安定剂吗?听起来像割地和亲的绥靖政策。建议治疗卫宫切嗣,并在SCP-***失去控制时前将之销毁。——Dr Emiya

  注释:Dr █的提议通过。基金会的宗旨是控制,收容,保护,为了人类生存正义与世界和平,特工卫宫切嗣自愿牺牲,就像你加入时所认可的那样。卫宫士郎的吸收和培训也将在其成年后以自愿为原则进行。SCP-***的能力具有很大价值,且相对可控,销毁建议驳回。你反应过度了,Dr Emiya。——05-阿赖耶

  注释:特工卫宫切嗣的身体衰弱已不可挽回,将于半年内死亡。申请使用SCP-500-万能药。——Dr Emiya

  注释:SCP-500数量有限(目前仅剩47片),迄今为止无法分析制造,申请驳回。——Dr █

  注释:已使用SCP-500。建议特工卫宫切嗣与SCP-***组队并无限期常驻SCP-***住所,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与安全收容。——言峰绮礼

  注释:哪个蠢货把密码给了SCP-***?!——Dr Emiya

  注释:密码权限泄露和SCP-***收容失效事件已解决,详见事件***-C。SCP-***申请通过。——05-█

  

  事件***-C

  19██年一月一日,特工Bazett在与SCP-***共同完成任务后违规停留,在孤身一人的情况下关闭了监控系统。此后SCP-***袭击了特工Bazett,斩下她带有认证系统的左腕,借此入侵档案库。SCP-***找到并胁迫了Dr █,在伪造许可下拿到了SCP-500。

  令人惊讶的是,本次逃脱事件只造成Dr █的死亡。在与05级人员的协商后,SCP-***回到了收容单间。

  SCP-***用SCP-500治疗了特工卫宫切嗣,提出的申请(a、与特工卫宫切嗣固定组队,扩大行动范围与自由度;b、特工卫宫切嗣常驻SCP-***住所)被批准。特工卫宫切嗣的心理治疗频率建议提升,随时与治疗组保持联系。

  因为Dr █的死亡,该项目第一负责人变为Dr Emiya。

  注释:SCP-***对特工卫宫切嗣的特殊对待是否为【数据删除】的表现?有待进一步测试。——Dr ██

  注释:Dr ██认为SCP-***是小学男生吗?你打算怎么测试,在不造成巨大破坏的前提下?就算结果如此又有什么意义?在SCP-***是个如此【数据删除】?!——Dr Emiya

  注释:成为该项目的第一负责人似乎给了Dr Emiya巨大压力,如果想要调去别的项目,可以递交申请。——05-阿赖耶

  注释:不用。申请SCP-***单间监视系统的模糊化。——Dr Emiya

  注释:申请批准。——05-阿赖耶

  注释:监控人员,请对特工卫宫切嗣抱有必要的尊敬。他牺牲了全部家人收容多个Keter级SCP,并两次收容SCP-***,是他让你们现在安安稳稳地写着报告抱怨着午饭,而没有在SCP-***的唆使下发现未来无望配偶不忠而宰了别人宰了自己。如果再让我听到谁拿监控录像开玩笑(“嘿这是哪个公司的GV?就不能把画面调清楚点?”),我会把他/她调到更需要盯着看的地方,比如SCP-173或SCP-689。说到做到。——Dr Emiya

  

  采访档案***-A

  采访者:Dr Assassin

  受访者:SCP-***

  时间:1988年██

  <记录开始>

  【无价值数据删除】

  Dr Assassin:那么,你认为你的能力来自你愿望吗?

  SCP-***:(近一分钟的沉默)……或许。

  Dr Assassin:比如你希望力量强大,希望往治愈妻子,就获得了相应的能力?

  SCP-***:不,我只是“去做”而已。

  Dr Assassin:什么意思?

  SCP-***:我应该学习,所以学习;我应该战斗,所以锻炼。我不知道那些能力如何出现。

  Dr Assassin:但是你希望治疗妻子不是吗?

  SCP-***:我……希望她能久一点……停留在病床上而不是消失。

  Dr Assassin:请原谅我们的失礼,很抱歉她最后自杀了,你一定很伤心。

  SCP-***:……

  Dr Assassin:你是否认为你的能力是神对你祈祷的回应?

  SCP-***:我不知道。神并未回应我。

  Dr Assassin:可是你得到了强大的能力,这比许多信徒都……

  SCP-***:(打断)那不是我的愿望,我不为此快乐。

  Dr Assassin: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SCP-***:(漫长的沉默)……我不知道。

  Dr Assassin:呃……你可真是个无欲无求的圣人。

  <记录结束>

  

  采访档案***-B

  采访者:Dr Gilgamesh

  受访者:SCP-***

  时间:19██年(事件***-A发生前一周)

  <记录开始>

  Dr Gilgamesh:你的父亲死了,感觉如何?

  SCP-***:……

  Dr Gilgamesh:那个时候哭了嘛,有这么高兴吗?

  SCP-***:你在说什么?!

  Dr Gilgamesh:嗯?只是在实话而已。

  SCP-***: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

  Dr Gilgamesh:(打断对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没有察觉?这才是开玩笑吧!狼再怎么催眠,也变不成吃草的啊。

  SCP-***:……(愤怒地站起带倒椅子声)

  Dr Gilgamesh:你早就意识到了,在更早的时候。不过现在你的心思反而不在这上面?看起来让你接触【数据删除】的档案倒造成了有趣的意外呢。

  SCP-***:……我才不是你这种以【数据删除】为愉悦的家伙!

  Dr Gilgamesh:你在扯开话题,绮礼。我从未说过你的娱乐是什么吧?而你却描述了你心中的答案。哼哼,真是有趣。

  SCP-***:并不是……(声音变小)

  Dr Gilgamesh:是与不是,都可以用自己的眼睛去看。那么特意避口不言【数据删除】的目的在哪里?你希望把什么藏起来?你打算对他做什么?

  SCP-***:我只是想问【数据删除】……因为我们是一样的。

  Dr Gilgamesh:真是奇怪的自信。不过这也是人的有趣之处吧?绮礼,SCP-###-许愿杯快要【数据删除】,既然你如此希望,不久后你就能【数据删除】

  SCP-***:……

  <记录结束>

  附录:重要信息被Dr Gilgamesh抹除,这使此后一系列事件发生时负责人员未做好准备。据现在推测,被屏蔽切割的关键内容是“以痛苦为愉悦”,以及在事件***-A发生前,SCP-***因故阅读过特工卫宫切嗣的档案,并对其产生了兴趣。

  注释:Dr Gilgamesh的恶劣个性造成事件扩大,申请相应惩处措施,并将Dr Gilgamesh与有潜在危险的项目隔离——Dr Emiya

  注释:胆子很大嘛,杂种?要是阻止得了我的话,大可一试。——Dr Gilgamesh

  注释:申请驳回,保持原状。——05-盖亚

  

  采访档案***-C

  采访者:Dr Assassin

  受访者:SCP-***

  时间:19██年(第一次重新回收后一周)

  <记录开始>

  SCP-***:特工卫宫切嗣还好吗?

  Dr Assassin:他很好,你……

  SCP-***:(叹气)他的身体变坏了,尽管依然不能小瞧。需要治疗吗?

  Dr Assassin:不管你的事,我们要讨论的是你的问题!

  SCP-***:我的问题?我再次申请与卫宫切嗣见面,真遗憾上次未被批准。

  Dr Assassin:这就是你骚扰工作人员的原因?你是否知道你造成的后果吗?

  SCP-***:(笑)是的。

  Dr Assassin:那造成了痛苦和凶杀,显然违背了你的教义。

  SCP-***:人心中的阴影时时存在,我只是说出了真相罢了。

  Dr Assassin:那你承认唆使他人犯罪是罪行吗?

  SCP-***:我已经说过了,Dr Assassin,我从未唆使任何人犯罪,只是点明真相说出可能而已。

  Dr Assassin:可是直到这些结果让你高兴,不是吗?

  SCP-***:我并不否认这一点。树木喜欢阳光,霉菌热爱阴影,这都是毫无办法的事情。而神做的只是创造生灵,惩罚有罪者而已。我的罪过是倒错,也将一生为之所苦;而那些人的罪过是轻信,愤怒,傲慢,妒忌,色欲……一切无可避免,就像植物春天成长,秋天凋零。

  Dr Assassin:这是诡辩……

  SCP-***:(笑,打断对方)再拿你来说吧,Dr Assassin,你的不幸又在何处呢?虽然身为█级负责人,却从来不收到重视。你没有Dr Saber、Archer、Lancer强大,没有Dr Caster聪明,也没有Dr Rider、Berserker有魄力,在所谓的七人组合中从来都是最后凑数的一个,炮灰最佳人选。05级调配你到底有什么作用呢?

  Dr Assassin:(咆哮)我是最隐蔽、集合了多人智慧的……

  SCP-***:无法治疗的人格分裂让你自豪吗?一群蝼蚁加起来仍旧是蝼蚁,十个婴儿联合也打不过大人。隐蔽又有什么用?在SCP逃脱时找地方当背景板,祈祷着不被注意到?你辛苦来到这里,以博士为头衔,作用却比不上随便哪个文员。可悲,你甚至不如我们这些SCP,我们独一无二,而你【数据删除】

  Dr Assassin:(咆哮,脏话)

  【数据删除】

  <记录结束>  

  附录:Dr Assassin自杀未遂,79个人格消亡。申请调往其他项目,申请被批准。

  

  采访档案***-D

  采访者:Dr Emiya

  受访者:特工卫宫切嗣

  时间:19██年10月20日(第二次重新收容后四天)

  <记录开始>

  Dr Emiya:嗯……特工卫宫切嗣,你感觉好点了吗?

  卫宫切嗣:是的。

  Dr Emiya:这只是常规问话,医生就在门口。如果你感觉不舒服……

  卫宫切嗣:没关系,我很好。请开始吧。

  Dr Emiya:SCP-***找到你的时间是?

  卫宫切嗣:去年七月,我的养子去了夏令营。

  Dr Emiya:你们是否发生了战斗?有目击者和伤亡者吗?

  卫宫切嗣:(苦笑)不,没有。我以为事情结束了,而且我的身体衰弱得很快,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陌生房间里。

  Dr Emiya:……我们很抱歉。

  卫宫切嗣:没什么,我遇到过太多意外,这不算最坏的一次。

  Dr Emiya:在抓到你后,SCP-***说了什么?

  卫宫切嗣:“我找到你了”“已经不必要问问题”诸如此类的废话。

  Dr Emiya:在你……被囚禁期间,SCP-***做了什么?

  卫宫切嗣:讨论我的父亲,养母,妻子,女儿……(吸气)告诉我士郎做了什么。要求我与他战斗。【数据删除】。以及治疗我。

  Dr Emiya:SCP-***治疗你?

  卫宫切嗣:(嗤笑)在弄死我之前。(停顿)大概对SCP-&&&的污染也有作用。

  Dr Emiya:按照测试结果,除了污染以外,SCP-&&&造成的生命力流失无法被治疗。SCP-***将心脏的填充物给了你吗?

  卫宫切嗣:应该没有。他……(停顿)我不确定,在【数据删除】后我会觉得好点。

  Dr Emiya:谢谢你的合作,今天就……

  卫宫切嗣:我是不是还得去见他?

  Dr Emiya:……很抱歉。

  卫宫切嗣:我还有多少休息时间?

  Dr Emiya:一周,最多一周。

  卫宫切嗣:(近一分钟的沉默)士郎还好吗?

  Dr Emiya:他在基金会附属的寄宿学校里,老师会照顾他。

  卫宫切嗣:明白了,我会递交A级记忆删除申请。

  <记录结束>

  

  附录:特工卫宫切嗣的申请列表

  *对卫宫士郎实施A级记忆删除申请——驳回

  *对卫宫士郎实施B级记忆删除申请——驳回

  *对卫宫士郎实施C级记忆删除申请——驳回,申明05级决定

  *SCP-***单间的监控系统模糊化——由Dr █驳回,在第一负责人换成Dr Emiya后通过

  *润滑油——通过

  *止痛药——通过

  *胃药——通过

  *对卫宫士郎的探视——通过

  *对伊利亚的探视——驳回

  *安眠药——通过(剂量控制)

  *一些快餐和甜食——通过

  

  附录2:特工卫宫切嗣和Dr Emiya的部分简讯对话

  监控系统模糊化申请未能通过,抱歉。E/——不指望得到隐私。EK/——监控录像阅后已删。E/——谢谢。EK

  如需休假速回。E/——经历过更糟,不必担心。EK/——是否需要药物?E/——申请已递交。EK

  可要求任何食物。E/——不用,我喜欢快餐。EK

  为何拒绝医疗?E/——活不过今年,不必操心。EK/——已申请SCP-500-万能药。E/——不认为能批准,帮我照顾士郎。EK

  SCP-***逃脱,已通知战斗小组向你靠拢,注意安全!E/——切嗣吃完药睡了。等你正规批到药大概坟墓也申请下来了吧?不用谢。KK

  到底是怎么回事!!!EK/——没能阻止……至少录像删到了一周前。E(见采访档案***-E

  

  采访档案***-E

  采访者:特工卫宫士郎

  受访者:SCP-***、特工卫宫切嗣

  时间:19██年(事件***-C后五年)

  <记录开始>

  卫宫士郎:呃,那么我们开始……在这次行动前……

  卫宫切嗣:士郎?!你在这里干什么?

  卫宫士郎:老爹我完成实习啦!

  卫宫切嗣:实习?你不是应该在上学吗?怎么会来这里实习?!

  卫宫士郎:因为我也想成为正义的伙伴!就像老爹和言峰一样!

  (头砸到桌面的“咚”的一声)

  卫宫士郎:哇啊老爹!你没事吗?

  SCP-***:呼……哼哼,哼哼哼……(持续不断的低笑)

  卫宫切嗣:(咬牙切齿的嘶嘶声)是言峰……SCP-***提议的?

  SCP-***:这可是错怪我了呀。

  卫宫士郎:不,是我自愿的!言峰说这项工作很危险,但是对世界很重要,我啊,也想为世界和平出力呢。

  卫宫切嗣:(长时间停顿,轻声)如果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如果你认为你已经做好了准备……

  卫宫士郎:嗯,我已经做好准备了。除了那些训练以外,无论是老爹的档案还是录像……

  卫宫切嗣:等等?录像?什么录像?

  卫宫士郎:就是档案SCP-***的录像呀,虽然只有一周的量而且很模糊,但战斗起来果然好厉害!呃……虽然有些部分的训练有、有点奇怪什么的……(声音渐小)

  (头砸到桌面的“咚”的巨响)

  卫宫士郎:噶啊啊啊啊!出血了啊老爹!冷静啊老爹!

  (背景BGM般SCP-***的大笑)

  【数据删除】

  <记录结束>

  注释:请将无关内容删除。——05-█

  注释:极其失败的采访。请上交简明扼要的总结。——Dr Emiya

  注释:据观测被SCP-&&&-世间之恶污染的SCP-###-许愿杯将在今年再度“降临”,卫宫切嗣、卫宫士郎、远坂凛、间桐樱等七名特工,以及SCP-***将参与本次事件的处理。经采访,参与者无疑问和反对意见。——特工卫宫士郎

  

  END

  

  上帝视角的附录1(不看也可):

  Dr Emiya是另一条世界/时间线中的特工卫宫士郎,因某SCP效果来到现在。

  在那条世界线中卫宫士郎接受洗脑,认为卫宫切嗣病死。在加入基金会后才知道养父身份,以及因SCP而死的真相。认为言切没有HE可能,拼命阻止SCP-***接近养父,不过似乎蝴蝶效应还是怎么着的,这条世界线是HE。百思不得其解中。

  不过,总之,可喜可贺。

  

  上帝视角的附录2(不看也可):

  初见时卫宫士郎本能地讨厌言峰绮礼,但在一年多的相处后找到了平衡点。所谓的“关系良好”是指身为普通人类(待考)的卫宫士郎与SCP-***长期相处而未精神失常。

  虽然遇到奇怪的事情(例:半夜隔壁墙的撞击声,地下室的哭泣声,etc。),但以坚韧(粗犷?)的神经克服了一切,某种初生牛犊不怕虎。


2013-03-10 /  标签 : 言切 21  
评论
热度(21)
  1. 纯白的邀约空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萌的好嘛!黑泥满满的报告书气氛中,Dr Emiya简直就像一缕春风好嘛!壳居太太太帅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