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头

杂食。同人居多,偶尔写点原创
奇怪的东西见归档子博客,具体见上方的注意事项

【日记】

三次元鸡毛蒜皮



=

=

=

=

=

=

=

=


最后一堂课,不少人三三两两靠在一起哭,我基本没感觉,也没有可以抱一块儿的闺蜜,有点尴尬地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班长在上面抑扬顿挫眼泪汪汪地说一定要同学会,我在下面想着煽情够了没有还要说多久麻烦死了

大学中途换了寝室,基本上没人结仇谁都能说几句但没人是好友的状况,不觉得多遗憾或者舍不得。我泪腺不算发达,也不至于没血没泪,幼儿园、小学、中学毕业的时候都为要和重要的朋友分开哭过,最夸张一次甚至只为要换位子和之前是同桌的好友分开哭了,回想一下挺尴尬但是不觉得(对自己来说)不正常。交友方面我精神洁癖非常严重,比起日后发现致命问题破裂尴尬痛苦不如开始就没认识。每次都有很长的观察期,然后把对整个外界的社交力和感情扑到那一两个人身上。幼儿园两个,小学一个,初中一个,高中两个,现在整个班也只记得这些人的名字了。

绝大部分人对我来说和不存在一样,就算是在一块时投入全部热情以至于自己显得很狗腿的朋友,一旦毕业就会因为找不到联系的理由断掉。现在还有联系的人一共两个,一个是她经常打电话过来、同专业的高中同桌Z,一个是初中高中因缘际会同校,撞上了彼此的高调腐中二期所以二三次元都认识的(如今墙头远到天边的)基友AC。可以说三次元周围的朋友只有她们两个,我很喜欢她们,但至今没断联系感觉也多亏了她们主动。我从小到大好像都是这种不知道要如何保持的德性,拿起电话想不出可以说什么,充满了不确定的尴尬和恐惧,害怕会出现什么问题,然后为了避免有个坏结果,宁可在最投入的时候嘎巴一声断掉。前一天哭得稀里哗啦,之后就一点儿联系和提及都没有,好像对方消失了一样,妈妈说我这种朋友简直可怕又奇怪,想不通我。我也是啊!从小到大没什么计划,凭当时的本心行动,也不记得当时在想什么了。说不定就是知道自己没有保持远距离维持下去的能力,前一天才会哭成狗。一切随缘的人要么很洒脱,要么懒且怕麻烦,要么是胆小鬼,我大概三者皆有。

大学社交方面最大的变化大概是有时间通过网络接触别人了吧……之前上网时间基本都很紧,单机游戏的状态,大学变成网游了,比较深刻地意识到其他人是活的(。)画和文是活生生的作者辛苦生产出来的,会回复的读者不是刷新出来的(。)以及网络上活的人也并不是非常可怕。感谢qq和wb,让我不用电话也能轻松自然地联系Z和AC,主动发起对话也不会为中途卡壳不知道要说什么尴尬了。也认识了不少能聊得来的同好,不用电话隔着屏幕轻松自在多了,不至于谨慎担心到孤僻阴沉胆小鬼的地步。只是无法保持联系的问题还在继续,【嘎巴一声】的中界点由毕业变成了爬墙(。)对我来说外界构成圆环依然存在:不存在的人>>>>>>>有印象的人>能说几句的人>>>能聊得开心的同好基友病友>重要的朋友。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从利益上人需要人脉,从感情上也不能只能依赖一两个人,应该健全的有起码一只手以上可以随时联络不至于钻牛角尖的朋友,但是对我来说和不很喜欢(不是讨厌,是“没有”“非常”“ 喜欢”)的人一起待着,做什么都要顾及对方,完全和空闲时间不得不上班一样,忍耐不住的暴躁和厌烦。我宁可在两平方米不到的小黑屋里一个人看小说。

唉正式上班的时候总要不得不和人打交道吧。上班嘛。硬着头皮当工作我应该能做到的。

最大的收获是基友H,实在是因缘际会非常有缘。基本能跟得上对方的兴趣爱好,喜欢对方的脑洞和文,气场合,面对面相处也很轻松不会紧张尴尬,完全是没理由天天能敲、什么都能聊的人。我这种没主见怂货,只要能和她联系上就会安心多。等工作稳定下来,就不用担心“毕业”导致的断层了吧。这样想想我真是非常的幸运,能在最闲的年纪遇到你(。

2014-12-24 /  标签 : 其他 6 4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