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头

杂食。同人居多,偶尔写点原创
奇怪的东西见归档子博客,具体见上方的注意事项

【Kingsman/王牌特工】My husband,My teacher(EH)(2)

summary:十三岁的小混混艾格西突然作为王子被带去了王宫,但他一点也不喜欢王室吉祥物的生活,尤其是得知自己要和一个陌生的、大他三十岁的男性beta结婚的时候。然而事情并不像他想的这么坏。

随缘: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3061&page=1#pid3207184

我回来啦!修罗期的间隙争取日更或者隔日更新一下

===================================

  王子的离家出走还是没能瞒天过海。管家脸上再次出现了那种“王室以你为耻”的表情,这老混蛋服侍了三代女王和国王,恨不得艾格西一天内就变成模范王子。大部分时候艾格西不会触他霉头,但今天不行,他有好多东西要问呢。

  “哈特子爵?他是哈特家的长子,血脉无可挑剔……”

  “不不,不是问他的家族,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一名洁身自好的Beta,履历清白,至今未婚。尽管与您相比年龄稍长,但近日的检查说明子爵身体健康,没有隐疾。”

  “说得好像我们马上要被配种了一样……”艾格西呻吟一声,管家受冒犯地瞪着他。“好吧,不该说得那么露骨,可我问的又不是这个。”他嘟哝道,不死心地问:“我是说他个人,嗯,比方说,品格?”

  “他以优异的成绩从伊顿公学和牛津大学毕业,尽管离群索居,仍不失为一名优秀贵族。”管家用那种广播里的腔调说。

  感谢忠诚的管家,要是刚才是配种介绍,现在就是公式化的就职履历书,哪种都让艾格西心生抵触。还好他已经见过哈利了,不然他还能再逃婚一次。明白自己再问不出什么,艾格西乖乖闭上了嘴。

  “离群索居”,他想,哈利看起来不像个孤僻的人,孤僻的人不会和父亲成为好友,也不会对自己那么友善。

  下一次见面没时间尴尬,也没机会问更多。这个月中旬有个小型赛马会,王子和他的未婚夫将首次在贵族当中亮相,准王子迎来了新一轮匆忙的补课。哈利出现时艾格西已经被折磨了大半天,他双目无神地倚在墙上,走进门的绅士让他精神一振,但脑袋和身体全都振奋不起来。

  “嗨,”艾格西迟钝地转着脑子,补充道,“午安,勋爵。”

  “午安,殿下。”哈利对他点头致礼,“艰难的一天?”

  “你不能想象有多糟糕。”艾格西挫败地抹了把脸,他甚至不能坐下,因为这个房间一把椅子都没有。要是他敢穿着全套礼服席地而坐,管家和礼仪老师一定会杀了他。

  “不难想象,这套把戏三十年不变。”

  艾格西抬头看向哈利,那副游刃有余的形象看起来才三十年不变。哈利也有困在礼仪训练里的时候吗?艾格西想象一个年轻的哈利,和他一样百无聊赖地上着礼仪课……然而光是“年轻的哈利”就无法想象。

  “我也刚完成教学,此前王子未婚夫的礼仪可不在我的学习清单上。”哈利说,“接下来的部分需要我们一起排练,但听说您的训练并不顺利。”

  “别,还是叫我艾格西吧,我可以直接叫你哈利吗?”

  “艾格西。”哈利从善如流,“你的问题是什么?”

  “……走路。”

  说来好笑,艾格西勉强背下了必须接见的名单,记住了要走的流程,却在最基础的环节没法过关。“走得像个贵族”无非是抬头挺胸,昂首阔步,这有什么难的?艾格西觉得自己就是这么走的,直到礼仪老师一次次把他打断。“注意您的姿势!”那个盘着古老发髻,活脱脱维多利亚时代教会中走出来的嬷嬷厉声说,“您是高贵的王子殿下,不是个要去打架的混混。”

  他不知道最后那句话是个比方还是礼仪老师真实的想法,也不想抓着这点不放。既然不合格,那就继续尝试吧。艾格西听从要求从大殿这里走到那里,那里走到这里,像只马戏团的猴子,挂在四周的画像面无表情地看他。嬷嬷总是不满意,她的校验要求以十次为计数,要是十次来回往返中有一步不如意,一切又要从头来过——顺带一提练习的大厅有半个操场这么大。听从我的口令,她总是说,您的肩膀!不要驼背!您的脖子!您的腿!她越说艾格西越走不好,被吼道(不是吼,贵族才不吼叫)的位置像中了一枪,怎么摆放都不对劲。

  不久礼仪老师放弃了让他自行矫正,她拿来一本书,让艾格西顶在头上。“顶着它慢慢走,由慢到快,最后用正常速度前进。”她命令道。这点可不难,保持身体平衡性对艾格西而言是小菜一碟,他甚至能顶着那本书跑起来。他试着走了几步,很快加快了速度,希望这一项的快速上手能让老师的脸色好点。“殿下!”他听到身后传来近乎尖叫的声音,“您不需要学杂耍!”

  好呗,礼仪老师快要昏倒了,她需要去喝杯茶压压惊,留下艾格西继续进行靠墙站训练。他的左肩是《礼仪训练.仪态篇》第一册,右肩第二册,头顶第三册,胡思乱想着这些鬼东西印出来是不是就为了派这用处。他从中午之前站到现在,没吃午饭,他们大概是故意的,礼仪老师走之前还念叨着笞刑不应该废除呢。

  “明白了。”哈利了然地说,“对于你的行走训练,我有些别的看法。跟我来。”

  “那这些书……?”

  “让它们见鬼去。”

  直至跟着哈利走进另一个房间,艾格西还沉浸在绅士用那样平静地表情说了脏话的惊讶中。这是一间有落地窗的房间,夕阳照不到这儿,傍晚的天光堪堪能让人看清脚下。靠墙的位置有把椅子,哈利伸手示意,请他坐下。

  王子匆忙回魂,在沙发上坐成一杆标枪。“按你喜欢的方式坐。”子爵说。艾格西疑惑地看看他,他坦然地看回来。意识到这不是什么玩笑或反话,艾格西立刻垮在了座位上。

  “坐好了?”

  “嗯哼。”

  准王子的背粘到了椅背上,顺着它往下滑了一截,屁股和大腿全都挂上椅面,双腿踩不到地,悬空晃荡着,能把礼仪老师看得背过气去。哈利倒是面不改色,只往窗边走了几步,让艾格西不用费力仰头看他。

  “那么,艾格西,你觉得礼仪是什么呢?”

  “呃,规范?”

  “更具体一些,或者说,你觉得礼仪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哈利耐心地看着他,让他觉得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不会被责备。真实的想法从喉咙口冒了出来,艾格西说:“为了体现出高人一等的行头?用来掩饰傲慢好不让大家打起来?”哈利点头听着,让他受到了鼓舞,更说得起劲,“比如要是有人说我是‘没爹养的街头野种’我铁定立马揍他们一顿,而如果是‘看起来李王子殿下的不幸意外和庶民的环境使您的贵族修养有所欠缺’,我得反应一阵子才想骂人,到那个时候他们已经转移话题了。”

  “就像‘循规蹈矩的中年绅士’好过‘无聊老头’?”

  “对不起!”艾格西顿时面红耳赤,简直要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说你,那时候我还没见过你呢!你可不是无聊的老头!”

  哈利摆摆手,他微笑的样子像觉得准王子的窘迫很有趣。“在刚才的路上我注意到,你行走的着力点都在前脚掌,脚跟落地前已经跨出下一步,身体前倾,步伐小而频率高,让人印象深刻。”他转移了话题。

  “很滑稽?”艾格西讪讪道,这习性被礼仪老师用不同的词汇翻来覆去挑刺,可要是不绷紧精神,它们又像幽灵一样窜出来。

  “不,我想说的是灵活,轻盈,敏捷。这种行走方式能让你很快加速和转向,花费最小的力气应对变化,我见过一些成年体操运动员,即使是他们也不会有你做得那么好。你天赋惊人,艾格西。”

  现在艾格西的脸因为不同的原因发烫了,他睁大了眼睛,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小习惯居然值得一提。他自知是逃窜的一把好手,能飞快逃离麻烦钻进人群。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把戏也值得表扬吗?还是被哈利(比装腔作势的管家、下巴朝天的礼仪老师贵族一千倍了不起一万倍的哈利)夸奖,艾格西努力绷住傻笑,企图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洋洋得意,失败了。

  “实用性,这就是你选择这样行走的原因。”哈利踱步来到他面前,“环境让你产生这样的习惯,同样的……”

  下一刻天旋地转,那把椅子冷不丁被踹出一米远。哈利下脚得如此干脆利落以至于椅子飞出去艾格西还留在原处,趴在地上,没搞明白刚才发生了啥。哈利没事人一样站在他面前,尖头皮鞋点着地,指向艾格西身上不同的位置,不客气地点评起来。

  “你上身的着力点完全在腰背上,只要抽掉椅背就能让你倒下,更别说这个姿势坐上十几年能让你得七八种骨骼疾病。你的屁股坐满了椅子而不是三分之二,那让你需要一秒甚至更多时间脱离座位,椅子突然倒下的时间远不足以转移重心。你的双腿,打开一个钝角,而椅子的高度又让你无法踩到地面,在最开始这个姿势会显得舒服,但用不了十分钟它就会让你双腿发麻,那过程十分缓慢,你无法意识到,直到必须站起来。当其他绅士和女士优雅地离席,你却两腿发软地站不起来,或者站起来又跌坐回去,想想那画面,艾格西。”

  艾格西爬起来,为可怕的想象打了个寒噤。

  “不知礼,无以立,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吗?”哈利说,“礼仪并非无用之物,它是习惯,素养,也是保护和武装。就像山羊学会攀爬,而羚羊学会疾跑,你曾经的战场让你学会那样行走,贵族们的战场也让他们与各种礼仪为伍。不合时宜的坚持并非勇气,而是顽固不化与愚蠢。而你两者皆非,是吗?”

  “是的!”艾格西大声回答。

  “很好,别怕。”

  “我才没怕……”艾格西嘟哝,这句话说得不太有底气。哈利没有反驳,只是微笑起来,他说:“每个人都害怕,所以我们更要昂首挺胸。”

  他转身,迈开步子行走,他的双手、肩膀、那双长腿摆动的方式有种奇妙的韵律感,优雅又协调,简直是一门艺术。哈利一直走到尽头,再转回来,看起来速度不快,但转眼间就踩过了整个房间,在艾格西几步外停下。迎面而来的高大身影没有攻击性,仍让艾格西不知不觉后退了一小步。

  “觉得如何?”哈利问。

  “很帅。”艾格西脱口而出,对面的男人挑了挑眉毛,他赶紧补充:“优雅,绅士,唔,有些压迫感?”

  “正是如此。”哈利笑道,“你知道伞蜥吗,颈部四周长有舌骨所支撑的伞状领圈皮膜,受惊吓会竖起来?”

  艾格西茫然地摇头。

  “伞蜥是种温和的蜥蜴,遇敌时会张开脖子周围有伞状皮膜,让自己看起来比实际大很多。”

  “啊,像炸毛的猫一样?”

  “没错,像猫一样。刚才我谈到了你行走姿势的优越性,但你也得知道,有一些部分是不适合现状的。你的双手蜷在体侧,要是没猜错,你更想放进口袋里。你的背微微弓着,能让自己显得更小,更不起眼,被当作弱者忽略。但在这儿,没人能被忽略,只有强者安全。一只兔子会因为不起眼逃生,艾格西,你却是只狮子。”

  艾格西感到一阵战栗,他与哈利棕色的双眼对视,能感觉到那目光中的重量。他不记得上一次有人这么看他是什么时候,期待和信任的重量落在艾格西肩头,比千百本书更沉重,却让他站得更直了。

  “你是王子,未来的国王,国家的代表。有成千上百的人正为你而战,而你需要告诉他们,你值得。”哈利说。

  “我……我会的。”艾格西说,“我会的。”

  他觉得热血沸腾,身又充满了力量,等待着哈利的下一个指示。他觉得自己能继续走上几个小时。“好极了。那么首先,”哈利看着跃跃欲试的艾格西,走向门边,打开了门,“我饿了,去吃晚餐吧。”

  有哈利陪伴的晚餐没有管家和礼仪老师,哈利对餐桌礼仪一字不提,而艾格西真的饿极了。超赞的晚餐。


评论(28)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