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头

杂食。同人居多,偶尔写点原创
奇怪的东西见归档子博客,具体见上方的注意事项

【Kingsman/王牌特工】My husband,My teacher(EH)(4)

贫民变王子半AU,政治婚姻,先结婚后恋爱,由师生到爱人,养成年下

随缘: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3061&page=1#pid3207184

过渡章

=====================================

  很长一段时间后艾格西才意识到自己缩在哈利怀里,高大的beta抱起他来不费吹灰之力,提溜小鸡仔似的抱了一路。哈利有一双很长的腿,宽阔的肩膀和胸膛,不用信息素也能让那些omega脸红心跳。艾格西也脸红,当然不是因为那种粉红的原因。

  他们坐进了车里,恐慌慢慢远去,腻在对方身上的姿势就有点让人不好意思。艾格西自认是个大孩子,不,是个小男子汉,可刚刚他几乎跳进了哈利怀里。哈利几下就把乱糟糟的一切分理打包,把艾格西从中捞出来,塞进安静的车里。真正的绅士。

  他扭了几下,把自己从哈利身上扯下来,那不太容易,就像一个人很难在冬日早晨挣脱被窝。哈利配合地松开手,艾格西松了口气,又有点说不出的失落。他不记得上一次得到一个拥抱(或者哪怕是长久的、不带恶意的肢体接触)是什么时候,没准儿得追溯到父亲去世的时候,他记得葬礼上米歇尔是抱过他的。

  留在身上的温度很快消散,才过了两秒艾格西就开始怀念护着他后脑勺的手和倚靠过的颈窝。成熟绅士不会要抱抱,艾格西提醒自己。他往旁边挪了一点,让身体倚着哈利。

  “你救我两次了。”艾格西没话找话道,“把命赔给你,我还欠你一条。”

  “那千万保管好它。”哈利随口回答。他顿了顿,转过头来,问:“你知道开枪的人是我?”

  “是啊。”

  “你看到了?”

  “没有,但是你从子弹来的方向跑过来,你的身上有火药味……我猜的,不是你吗?”艾格西不确定地说。他好像有点想当然,不知为何,他下意识就觉得救下自己的人是哈利,哈利会救他,不然还有谁呢?

  “是我。”哈利点了点头,感慨道,“你总能让我惊讶。”

  那大概是句夸奖,说完中年人闭上了嘴,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他沉默了一路,直到快达到目的地,才作出什么决定般轻声说:“能进这个赛场的纯种马都非常温顺,即使在耳边鸣枪,它们也不会发疯。”

  艾格西想说自己可没做比鸣枪更危险的举动,但隐隐觉得哈利要说的不是这个。哈利端详着他若有所悟的神情,继续说:“围栏也是。那里不但会上锁,还有工作人员看着。有人拦你了吗?”

  他好像明白哈利在说什么了,那个地方当时空无一人,去之前还有侍者亲切地指路。他感到一股凉气爬上脊背,像雾气中闪现出人脸。

  “你想说……”

  “我想说你要好好保重。”哈利打断他,车停下了。年长者走出去,为他打开车门,在他耳边低声说:“不过,无须太过担心。一切都会处理好。”

  

  周末艾格西没能开始骑马训练,更多的学习淹没了他。下个月一号就是伊顿公学的开学日,艾格西本该在突击学习完备、看不出和其他贵族的差异后,延迟到明年就读,但计划改变了。

  那天赛马场的事故最终以两个人——一名给赛马使用非法药物的骑师和一名玩忽职守没关好门的管理人员——的处分草草收场。艾格西知道那不可能是真相,就像自己提前去伊顿的原因也不可能如管家所说的那样冠冕堂皇。无论管家是否为他好,他都不愿意被蒙在鼓中,艾格西受够大人们那套“为你好所以你不需要知道”的态度了。

  而哈利(又是哈利,总是哈利)敲开了他的窗,告诉他温室之外风雨交加。哈利相信他不会被这个认知击垮,只为了这份信任,艾格西就能产生无穷的勇气。何况有什么好怕的呢?哈利说了,“一切都会处理好”,那比“一切都会变好”的老话可信得多。艾格西的人生经验里后者鲜少实现,而前者,他从不怀疑哈利能处理好一切。

  入学前哈利带他去了一家裁缝店,在那儿给他定制学校会穿的衣服。他站在那儿等老裁缝在身上量来量去,哈利坐在椅子上看着他,闲聊起这家裁缝店的悠久历史。

  “自从1849年开始,Kingsman裁缝店就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服务,它也是我最喜欢的裁缝店。”他说。哈利谈起这家店的名人轶事绘声绘色,要是给艾格西讲族谱和历史的老师有他一半有趣,艾格西早能背下整个英国史了。他听得津津有味,放松过头故态复萌,哈利用黑伞敲敲被他脚搁上的架子,说丘吉尔可能在那里坐过。

  “你在开玩笑?”他惊恐地收回双脚。

  “我说‘可能’。”哈利镇定自若道,“不过现在,那儿肯定有国王搁过脚。”

  最后他们定了好几套燕尾服、衬衣、西装背心和运动服。艾格西抽空看了一眼价格(摆在外面的成衣的价格,定制肯定还要贵),看得直抽冷气。“哈利,这么多?”他小声说,“全部带去?我甚至看不出那几套的差别。”

  “胡说!”哈利谴责道,“一个绅士可不能在一年四季都穿着一样的衣服,难道你没注意到它们使用的驼丝锦和平纹绸包扣有色调上的差异吗?。”

  艾格西拼命摇头,他可以对天发誓取色笔才能分出它们的不同。驼丝锦是个什么鬼?

  “在伊顿公学当中,普通学生应当穿黑白燕尾服,新奇的颜色不合规范。”哈利安慰道,“如果能成为最优秀的一员,你就能穿上灰色长裤和彩色马甲。”

  “我一定会为不被逼成色盲好好学习的。”艾格西喃喃自语。

  哈利不赞同地看着他,最后笑了起来。

  “给我写信,我会检查你的书写和用词。”哈利说。

  “我会的。”艾格西说,“你会给我回信的吧?不忙的话?”

  “当然。”哈利说。


评论(21)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