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头

杂食。同人居多,偶尔写点原创
奇怪的东西见归档子博客,具体见上方的注意事项

【Kingsman/王牌特工】最糟告白 番外二、老友相谈

Summary:不幸的是,能放大心中黑暗面的生化武器在艾格西身上生效了。他没去毁灭世界,但也没好多少。幸运的是,哈利不打算为此毙了他。

当一切尘埃落定,梅林和洛克希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pwp的逗比番外二。喜欢就回帖~

全文见随缘: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64471-1-1.html


================================

  “我真不明白你还在耿耿于怀什么!”洛克希咬牙切齿地说,一枪崩掉面前嗷嗷怪叫的邪教徒。她的动作可能有点儿必要之外的狠辣,能让嚎哭的孩子瞬间停止哭泣。

  艾格西贴着她一个漂亮的回旋,将戴着面具的另一个袭击者踢下悬崖,看上去游刃有余。这是个简单的任务,虽然出于保险考虑(鉴于加拉哈德的情绪还不太稳定)启用了两名骑士,但危险性几乎没有,都不需要梅林做上线。加拉哈德半点没注意兰斯洛特能止小儿啼的脸色,他哭丧着脸,表情和游刃有余可不沾边。

  “可是我伤害了……”

  “对,你‘伤害了哈利’,”洛克希重复着对方一直念叨个不停的句子,没翻白眼的唯一原因是现在好歹在战斗中,翻白眼有点阻碍视线,“但亚瑟恢复得毫无后遗症,甚至都没怪你。三个礼拜了!可以揭过这一章了吗?”

  “真不敢相信我中了招……”艾格西拔出插入面具眼眶里的匕首,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他太忧郁了,没注意擦一擦刀上的脑浆就将它入了鞘。洛克希用余光看见了这点,嘴唇扭曲了一下。

  “想开点,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她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应该获得年度最佳友人奖,“没有重大伤亡,世界和Kingsman安然无恙,就算你对亚瑟做了点什么,一切都还在可弥补范围内。就算最邪恶的你也没做多邪恶的事。”

  “不邪恶?我……我伤害了哈利啊!”艾格西悲愤地看向朋友,那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活像有人宣布枪毙自己的小狗被编入了宪法。洛克希实在控制不住,只能用自己最不刻薄的语气反问:“你是在说你们的邪恶性爱马拉松吗?”

  艾格西缩了缩脖子,像被一脚踹到肚子的狗狗。可怜兮兮的榛绿眼睛注视之下连洛克希都觉得自己太残忍了(这也让她回想起自己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是怎么陷入到听人抱怨感情苦恼的惨痛境地中去的),她咬了咬牙让自己停止拆台,好声好气地说:“你一样是受害者,无论你做了什么,它们都不是你的本意。何况你不是正在补偿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找不出比你更紧张哈利的人了。”

  艾格西垂下眼睛,终于被安抚了。他们静静穿过布满敌人尸体的长廊,像林荫道上遭遇感情问题的女高中生和她的闺蜜。

  “呃,你知道我爱他是吧?”到达目的地前艾格西搔了搔脸,忽然说。

  “当然,你就差把这写脸上。”洛克希叹了口气,这回不是因为无奈,而是因为某种看到毛茸茸小鸡仔的窝心。艾格西永远追在哈利身后,小心翼翼,坚定无比,像飞鸟追逐云彩,又像巨龙追逐财宝。

  “因为这次的事,他也知道了。”艾格西低落地说,“我真应该早点表白,最烂的告白都比不上这样。”

  洛克希默不作声,只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就算永远不会理解朋友对推荐人视如神明的敬爱,她也能感受到这意外对他而言是多大的打击。艾格西愿意为哈利死,他在哈利归来时喜极而泣,看着枪击留下的后遗症,恨不得以身代之。就是这样一个全心想要保护他的王、敬爱过度以至于有些因爱生畏,一时没有表白勇气的人,亲手打破了自己小心维持的界限,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洛克希不太敢想亚瑟对此有何反映。

  撇开友人口中的完美骑士不论,洛克希对哈利的了解仅限于值得尊重的长辈。作为艾格西的好友,她私心觉得,要是被追逐着的绅士不肯回头一顾,那也太不幸了。

  “所以我现在就在想……”艾格西顿了顿,看起来居然有些扭捏,“第一次约会要去哪里比较好?”

  洛克希足足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她用力看向艾格西,只见这家伙低着头,眼神恍惚,嘴角带笑——这哪里是垂头丧气,根本就是春意盎然啊!“我漏听了什么?”她眼角抽搐着问,“到底是怎么跳到约会去的?”

  “哦,”艾格西恍然大悟道,“我没说过吗?我后来又重新表白了一次,虽然也差强人意,但哈利答应和我交往了,所以我想我可以表白很多次补偿之前的意外。这个周末好不容易我们都有空,但是天,我一直都在出外勤,都没机会准备一下,你说穿他给我定制的西装对于第一次约会来说会不会不太好……洛克希?”

  洛克希加快了脚步,一个单身少女和贴心朋友的嘶吼在心中呼啸而过。一开始就不该管你们,她想,我再也不要为你们这些基佬操心了。

  “我再也不要为你们两个操心了。”梅林说。

  “抱歉?”哈利十分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作为他几十年的老友,梅林能把这个表情称为“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不会承认”,或者“我做了坏事但你不能把我怎么样”。亚瑟喝了一小口茶,抱怨自己想念马提尼,梅林冷酷地摇了摇头,说:“要是你继续不停遭遇意外,那你能接触的就只有医用酒精。”

  “你也说了是意外。”哈利轻松地说,身体后仰,舒舒服服地坐到亚瑟的王座上。那副轻松的样子让梅林有点怀念不久前坐不下去的那个他。摆明心情很好的亚瑟继续说:“又不是我想遇见意外的,还记得吗?我可是受害者。”

  “之前的事姑且不论,但是后面那件事,我对你要负的责任持保留意见。”

  “是吗?”

  “‘是吗’?”梅林的眉毛要飞到头顶上去了,“别说得好像那孩子的迷恋没有你推波助澜。上一个这么看你的人是谁?87年的那个目标?你离开的时候往他膝盖射了两枪,毫无必要地。”

  “哦,当然有必要了,我得为平白遭遇轻薄的大腿讨回公道,那又不是个蜜罐任务。”哈利皱了皱眉头,像吃到了坏掉的东西,“而将一个用眼睛强奸绅士的不名誉暴发户与怀着纯洁恋慕之心的好青年相提并论是不公平的。”

  梅林深深叹了口气,即使早就意识到哈利对那个年轻人的纵容能让所有被他“教育”过的家伙瞠目结舌,再一次感受到那种理直气壮的偏爱还是让人无言以对。他控诉道:“你在艾格西面前简直毫无底线。”

  “那是因为我相信他,他的底线比我更高。”

  “而你任由他把你们推得越来越远,并认为所有举动都是自己的错。”

  “我可什么都没做,也不觉得艾格西做错了什么。生活中大部分事情都不能用对错来评价。”

  “对,什么都不做,那就是你做的事情。你随时可以让一切停止,但只是默许,没有任何评价和暗示。你才是那个掌控者,你决定这段关系是否开始,何时开始。”

  魔法师无所不知,他不止一次看到哈利在艾格西面前一再退让。看起来像年轻人攻城略地,事实上却是一曲彼此心知肚明的探戈,甚至更过分,是一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主人,将胡萝卜拴在马儿前头,看它跑个不停。梅林是哈利的朋友,但他也挺喜欢那个年轻人,有时他会觉得这种不愿说破的宠溺有些残忍。

  “我不否认。”哈利承认道,“我更年长,更有经验,我清楚和那个年轻人成为伴侣要面对的困难。我对艾格西的影响已经太大,不能再施加暗示让他走向我所希望的结果。但我也不想让他失望——不要做出这个表情,梅林,我还没说完呢——而且我爱他,如果他主动选择,说他一样想要与我共度余生,那我为什么要把他推开?我不是个圣人。”

  “终于承认了?”梅林哼笑道,他的表情缓和下来。他并不是在指责老友难得一见的优柔寡断,而是不忿于对方的自欺欺人。像在看一段冗长的追逐戏,空气中的湿度大得让人打喷嚏,雷电在室内噼噼啪啪个没完,就是不肯痛快下雨。旁观的人都嫌累。

  “其实我很庆幸这事没发生在十年后。”哈利说,“我的体力会下降得更厉害,而艾格西已经是成熟的特工,那可真要了老命。”

  “嗯哼,如果那孩子能忍一忍,你可能就要在西伯利亚享受狂野性爱了。”梅林的手指点了点,在屏幕上调出艾格西当时计划好的逃亡路线,啧啧点评起来。哈利笑着参与了评价,看起来还颇有点自豪,好吧,摆明了十分自豪。

  “不过,或许十年后就没这回事了。”哈利说,“我无法控制一切。决定何时开始的是我,但决定何时结束的是他。对一个年轻人来说,十年有太多可能。”

  “你太看轻自己了。”梅林耸了耸肩。

  就在此时他的眼镜接上了线,那头传来了洛克希古怪的声音。“嗨,梅林,我想我们遇到了一点……麻烦。”她说,“加拉哈德掉进了邪教徒的祭坛。”

  “什么?他受伤了吗?”哈利插入了对话,两个人的表情都严肃起来。

  “身上没有什么大碍吧。”洛克希含糊地说,“祭坛上面的花纹好像是个文字,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兰斯洛特眼镜里的景象被投射到大屏幕上,祭坛上的字符是如尼文,意为“真实”。然后镜像晃动,那双眼镜被人拿到了手上,两个中年人的视线直直撞上一张年轻的大脸。“哈利!”他叫道,“我们结婚吧!”

  梅林的手指哆嗦了一下,满满的咖啡晃出来一点。哈利眨巴着眼镜,看向屏幕上激动得瞳孔放大、脸上荡漾着梦幻神情的青年。艾格西噗通一声单膝跪地,一手拿着眼镜一手按着胸口,亢奋地喊道:“我爱你!哈利!我爱你胜过整个世界!为什么我们不结婚呢?天,我白白浪费了二十多年!我第一次见面就爱上你了!不对,是第二次?第一次太小我记不清了……不是重点!我们都住在一起这么久了,为什么不现在就结婚呢?约会什么的可以放到今后再来啊!我准备了戒指!其实在你死的时候就悄悄买了,我打算每个纪念日都去扫墓装作自己是个鳏夫来着,但既然你还活着,我能当你的丈夫吗?我们一天不结婚,金婚纪念日就要往后推一天啊!哈利!和我结婚吧!”

  梅林的肩膀可疑地抖动起来,哈利看起来有点想笑,又有点感动——梅林认为他没有一样狂笑起来的唯一原因是恋爱让人失去理智。“我已经不年轻了。”哈利笑道,“看起来为了能活到金婚,我得立刻答应你啊。”

  梅林一点都不想管他们,这对幸福的家伙在开始谈恋爱之前就能闪瞎旁观者的眼睛。不过,他想,要是朋友非要拜托他当伴郎的话,鉴于哈利没多少活着的朋友,他也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评论(22)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