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头

杂食。同人居多,偶尔写点原创
奇怪的东西见归档子博客,具体见上方的注意事项

【Kingsman/王牌特工】My husband,My teacher(EH)(11)

好消息是,这一长更有肉
坏消息是,我要离开基友回自己家了,所以日更到此为止,看了下存稿,为了不断更(很久)大概两日一更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吧……
ABO设定开始刷存在感了注意安全!

===========================================

  走进房间的瞬间哈利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分化期,显然艾格西不是个beta。alpha和omega的亚性别发育都十分剧烈,一天时间就能完成beta们整个发育期完成的变化。那种猛烈的信息素像炸弹轰炸,饶是对此不灵敏的beta,也在打开房间时被冲击得停了停。

  他为艾格西准备了水,致电公学请假。分化期的少年仿佛化蝶中的幼虫,这一时期私密又脆弱,尽管公学有为发育期的孩子准备的医疗房间,不少贵族们仍倾向于将孩子接回家。哈利挂掉电话,做了点易吞咽的燕麦粥,端进艾格西的房间里,准成年人正皱着眉头,摸自己的脖子。

  “我的喉咙肿起来了。”他呻吟道。

  “有点水肿,不过主要是喉结。”哈利笑道,“你的生理课在睡觉吗?”

  艾格西发出一阵含糊的抱怨,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个儿在说什么。他对燕麦粥毫无食欲,但哈利强硬地把他扶起来,往背后垫枕头,将碗塞进他手里。“你得吃点东西,”年长者提醒道,“分化期将持续16到32小时,你不会想知道反应最剧烈的时候饿得不能动是什么感觉。”

  “你又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年轻人不识好歹地嘟哝,双眼迷瞪着,汗水让他像只支棱着毛的落汤鸡,“我怎么就不是个beta呢?”

  “事已至此,勇敢点吧士兵。”哈利哼笑道。他看着艾格西梦游一样喝着粥,用手帕擦了擦年轻人快滴进眼睛里的汗水,觉得心中充满了为人父母的骄傲。

  大概两小时后,艾格西突然醒了。

  他并不能醒第二次,但他想不出有什么别的词能形容此刻的感受。从早上睁眼开始,高热和说不出的迟钝感就包裹着他,像个厚重的茧子,闷得他大脑缺氧,无法思考。现在,厚茧裂开了一道缝,吹进来的风让艾格西精神一振,不由得深深吸气——回馈到脑中的第一个想法是他的鼻子不再堵了,第二个想法是,操操操发生了什么鬼?

  世界变得不再相同,突然间空气里出现了各种细微的气味。不是香或臭,艾格西甚至不知道它们是不是气味,他像个被丢进螳螂虾身体里的色盲,能看见紫外线的十二个光感器炸得他大脑空白。他捂住鼻子,险些被自己的味道呛到。谢天谢地,宇宙大爆炸只持续了几分钟,几分钟后身体终于发现主人并不需要一个狗鼻子,气味暴动平缓下来,变得勉强可以忍受,艾格西小心地吸了吸鼻子,开始分辨混杂的味道到底是什么。

  他很快意识到,通俗意义上的嗅觉并没有增强多少,只是对孩子来说几乎不存在的信息素如今无比醒目,被红笔重重圈出。艾格西小心翼翼地呼吸,谨慎又好奇得像头一次爬出巢穴的鼹鼠。客房起码有很久没招待过客人,床铺上只有太阳晒过的香味,整个房间都被艾格西自己的信息素占领了。而后他捕捉到一丝淡淡的木质香味,来自……来自哪儿?

  他伸长了脖子,缉毒犬一样耐心地搜寻。那是一丝泉水一样的清冽感,并不强烈,若有若无,但又到处都是,门外比客房里更强烈。艾格西被这味道牵引,摇摇晃晃站起来,挪出了房间。

  “需要帮忙吗?”哈利坐在沙发上,一眼就看到了他,放下手中的书本。艾格西摇了摇头,但身体不由自主往哈利边上走过去。“你在看什么?”他哑着嗓子问。哈利放平书脊展示书名,他往德语标题上看了一眼,都没兴趣在脑内翻译一下。

  他本来就没打算知道那是什么书,艾格西只想顺势坐到哈利边上。一坐下去,冷泉般的气息就包裹上来,隔离了新世界混杂的其他味道。气味的源头毫无疑问是哈利,除了屋子的主人,还会有谁闻起来无处不在?哈利穿着和他一样酒红色的浴袍,里面还穿着衬衫,怎么会有人在浴袍里穿衬衫?谢天谢地总算没有领带。

  艾格西挣扎了一小会儿就把脑袋靠到了哈利身上,反正他在分化期,生病的人难道不都是这么幼稚又神志不清的吗?哈利调整了位置,让他躺得更舒服一些。年长者温柔的目光像在看一只喝饱了酒还记得摇摇晃晃飞回主人肩头的鸟儿。艾格西发出满足的叹息,觉得自己可以在这儿躺到分化期结束。

  他错了。

  不知多久后火焰又从骨头里烧起来,烧得艾格西无比焦躁。他支起了身体,将冷水一饮而尽,依然烦得恨不得和人打一架。他感到浑身发烫,手脚放哪儿都不对头,只能从沙发上跳起来,一头扎进洗手间,开大水龙头往自己脸上泼水。发烫的脑袋被降了点温度,离水不久又故态复萌。艾格西咒骂一声,直接把脑袋冲水龙头下一塞。他冲了十几分钟,直到冷水失去了效果,就好像他头顶的热度顺着水柱爬上去,把整个排水系统都烫温了。

  他沮丧地拔出自己的脑袋,转头看到哈利就站在门口。老绅士专注得像个看顾初学者的救生员,随时准备好救援,但在学习者溺水前并不会出手。艾格西在注视之下找回了一点耐性,用挂在边上的布擦干头发,准备得体地走出去。但刚走两步,强烈的怪异感就让他停下了脚步。两条腿怎么放都不对劲,活像哪里肿了起来——不对,的确有什么肿了起来。


肉点我

评论(22)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