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头

杂食。同人居多,偶尔写点原创
奇怪的东西见归档子博客,具体见上方的注意事项

【Kingsman/王牌特工】 哈利哈特和他的蛋(Hartwin无差,PG,蛋蛋是颗蛋欢乐AU)

短篇一发完。科林叔生日快乐!欢乐小甜饼一块。

起因是科林叔的卷发真的好像鸟巢啊,想埋在里面(。

===================================

  哈利哈特有一颗蛋。

  不,这不是什么笑话,或者童谣,或者荤话,要是你再对此纠缠不休哈特先生会崩掉你的脑袋。不说假话。哈利的确年逾五十,然而他是个特工,从业三十年,出色到存活至今而且这会儿心情很糟,因为提供武器的内勤魔法师刚刚告诉他,他必须把Kingsman研制出的最新武器——一颗蛋——放在头顶。

  “抱歉?我是否理解有误?”加拉哈德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他的语调基本能称之为“赶紧换种说法否则有人会后悔”。与他熟识多年的老友毫无畏惧,梅林托了托眼镜,诚恳地回答:“不,你没有弄错。”

  那颗蛋无辜地躺在梅林手中,他居然为此放下了他的宝贝板子,活像随时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这玩意扣到哈利脑袋上。加拉哈德尽可能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捏紧了手中的黑伞,誓死捍卫他一丝不乱的发型。

  “不要这么顽固,加拉哈德。”梅林哄孩子吃药似的说,“你要知道如今骑士们虽然武装到了牙齿,但头上的防护依然有所不足。如果敌人一句废话都不说,就往你头上放一枪呢?而现在,只要把这个成长式头部防护器E型安到头上,大约一周的同调就能让它成为最好的护具。它会根据获得的能量变大,阻挡对头部的攻击。”

  “那是个蛋。”哈利指出。

  “是‘成长式头部防护器E型’。”梅林纠正道。

  “你打算让我顶着一个蛋出外勤?”

  “在它孵化后,除你之外任何人都看不见它。”梅林说,“以及不是蛋,是成长式头部防护器E型。”

  “为什么只有我得顶着一个蛋到处走?”

  “成长式头部防护器E型。它刚刚实验成功,其原材料十分难得,目前只制作出了一个完成品。接下来你有一个月的休假,你是最适合测试效果的人。”

  “你可以放自己头上!”

  “你以为我不想吗?”梅林给了他一个阴森的眼神,“成长式头部防护器E型需要在最接近佩戴者头部的地方安放,尽管扎营之后剧烈运动也不会导致脱落,但在安放时需要尽可能多的掩护体,以及有一定保温性的环境……”

  “哦。”哈利反应过来,“头发。”

  “……”梅林默认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不要逼他直接说出来,太残酷了。

  “所以这玩意不会把我的头发吃掉吧?”

  梅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蛋扣到哈利脑袋上,就算它真的会吃头发一切也来不及了。只听咔嚓一声,那个蛋结结实实砸碎在了哈利脑袋上,纯洁骑士几乎确定自己会流一脑袋蛋黄,然而几块干燥的蛋壳飘然落下,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在他头上扭了扭,像只找到窝的鸟儿一样,埋进哈利规模可观(尤其在这个年龄段的英国人中)的头发里。

  哈利看向镜子。他头上停着一颗蛋,一颗脱壳之后只有乒乓球大小的蛋。

  一颗穿着有大块黄色斑纹刺目衣服(拉链敞开,胳膊位置空着),头顶鸭舌帽,正在左蹭右曾弄乱发胶,好躲进头发中间的蛋。

  哈利震惊地盯着它。

  “你总不希望防护开启的时候它裸着吧。”梅林理所当然地解释道,“它以生物电为原料——通俗感性地说,它会食用爱成长,在成长到一定程度后释放出存储的能量一下子长大,成为十分可靠的防具,能量充足时甚至能够反击。”

  “他穿着阿迪达斯?!”终于从震惊中恢复的骑士难以置信地叫了出来,“你给我一个蛋,他还没穿定制西装?!”

  “……”

  穿毛衣的内勤不太懂外勤贵族特工的激动点,他只好抱回自己的板子,干巴巴地说:“你可以给他定做一套。”

  哈利哈特就这样,顶着头上的一颗蛋离开了。


  开始骑士还心有顾忌,尽可能平稳地在地上走动,腹诽见过的服务生顶盘子训练竟然会发生在自己头上(真是头上)。不久他回到家中,发现大幅度动弹也无妨。哈利对着镜子照了照,穿阿迪达斯的蛋不知按照什么原理,稳稳当当地趴在头发里。他一点点低下头,蛋安然无恙,于是他抓紧时间洗了把脸。

  擦干脸颊蛋依旧纹丝不动,倒让哈利好奇起它能支撑多久。好奇心从没随年龄改变的中年特工再次低头,让竖着的蛋与地面保持水平,一手在前面护着,以防它真的掉下来。他保持了大概五分钟,能感到那个蛋一点点往下滑,快要滑下来时,扎根后再无动静的蛋忽然扭动起来,使出吃奶的劲儿往上一抖,跳到哈利的后脑勺上去了。

  这玩意是个活的?哈利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感,一下站直了身体。刚才在最上方的蛋转眼间又到了快滑下去的境地,哈利的起身对于一枚小小的蛋来说不亚于平地变峭壁。它惊慌失措地窜回原处,惊魂未定地趴在哈利头上,爆发出一阵愤怒后怕的咒骂。

  以上描述并不是个比方,蛋壳簌簌发抖,暴躁地一扭一扭,把哈利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同时爆发出一串怒吼。那声音十分含糊,骂了半天也只有鸭子似的嘎嘎声,听起来又怕又累又生气。

  “你是个鸭蛋?”哈利毫无同情心地问。

  “嘎拉!”蛋愤怒地说,气得对哈利用头槌——换而言之,用小的那一端撞哈利的头发。

  哈利看着这颗胆敢在加拉哈德头上动土的蛋,皱眉打开了通讯,说:“梅林,这颗蛋为什么还会发出声音?”

  “它的确会发出声音,以便佩戴者察觉它的情绪。”

  “它的情绪?”哈利忍不住抬高了眉毛,“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不能使用静音模式吗?”

  “成长式头部防护器E型。”梅林一本儿正经地说,“你可以给它取个名字。”

  “给一个防具取名字,像一个恋物癖一样?”哈利挖苦道。

  “并不比把死去的宠物做成标本难。”梅林回击道,“它可以算成一种生物,不用喂食和清理排泄物,很好照顾。快给它点爱,加拉哈德,至少在一个月内充能完毕,明白?”

  当魔法师用这种口气说话,意思就是没得商量,无论他要你脱光了跳进冰河还是回头扎进刚逃脱的武装分子当中。哈利无奈地拿掉眼镜,发现那个蛋安静了。

  那枚蛋一动不动,安安静静地竖在哈利头顶,像刚开始一样。不,有些不同,它并非和开始一样精神地竖着,它是歪斜的,像是耷拉着脑袋。

  哈利伸手碰了碰那颗蛋,蛋躲了一下,转了个方向,气鼓鼓地把背面对着他的手指。哈利换了个方向摸,蛋索性卧倒在哈利头顶,怎么逗也不动了。不知怎么的,哈利觉得它看起来挺低落。一颗蛋,低落?

  他撇了撇嘴,离开盥洗室,找出本书开始消磨时间。蛋不来吵他最好,但愿梅林能尽快发现他不适合饲养一颗蛋(成长式巴拉巴拉)。说真的,“用爱喂养的武器”?想想都起鸡皮疙瘩,干嘛不找有家室的骑士或者每个任务都能搞出很多爱的花花公子呢?哈利自认早已铁石心肠,一滴的爱都挤不出来,自己都喂不了,哪来多余的喂蛋。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觉得头顶有点儿不对。

  有什么东西正在发出细细的声音,而哈利的头发间有点湿乎乎。他一时担心蛋不小心打破了,连忙一边摸上去一边赶去镜子边。哈利摸到蛋壳上有细小的水滴,像把鸡蛋拿出冰箱后出现的湿气,被他摸到的蛋扭动着离开他的手指,换了个地方趴下,用那身阿迪达斯运动装胡乱擦着蛋壳。

  那颗蛋在哭?哈利吃惊地想,被我弄哭的?骑士冒出了踢小狗的复杂心情,他站在原地,环顾四周的标本,停在腌黄瓜先生的标本上。这儿除了他已经很多年没另一个活物。哈利与腌黄瓜先生温柔的玻璃眼珠对视,手足无措地听着蛋抽泣了一会儿,认命地叹了口气。

  “我很抱歉。”哈利有些尴尬地嘟哝,“我以为你只是个仪器,没意识到你也是个有感情的……生物。你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吗?”

  蛋大声抽了抽鼻子(奇怪它哪来的鼻子),像不满于哈利的小觑。

  “好吧,你很聪明,抱歉之前没意识到。”

  蛋哼唧了一声,抽泣声小了下去。

  “我是哈利.哈特。”哈利又说,有点为对着一颗蛋郑重地自我介绍感到不自在,哦没准这就是个可遥控的恶作剧摄像头,所有骑士在看他笑话呢,“你想要我给你取个名字吗?”

  蛋有些振奋地晃了晃。

  “我取名字的水平大概不太好,”他看着腌黄瓜先生承认道,“叫你蛋蛋?艾基?”

  蛋为这省事的名字扭动,不满地在哈利头发上乱滚,险些掉下来,逗得哈利忍不住微笑起来。“那就叫你艾格西?”哈利又问。蛋高兴地站了起来,颇为满意地点头。哈利正想着这颗蛋真好满足,就听见蛋叫道:“哈利!”

  “你会说话?”哈利惊讶地问。

  “哈利,哈利!”艾格西一口气叫了好几声,声音闷在蛋壳里,但谁都能听出欢快来。

  “你会说点别的吗?”

  “嘎啦!”艾格西自豪地说。

  “这是哪里的语言……等等,你想说‘加拉哈德’?”

  “加拉!”艾格西高兴地叫道。

  “你只会说我的名字?”

  “哈利!”

  多半是“是”吧。哈利看着脑袋上神奇的蛋,不由得想起了某个风靡全球的游戏中,趴在主角肩膀上、只会“皮卡皮卡”地叫自己名字的电气老鼠。


  自此哈利哈特开始了与一颗蛋的同居生活。

  每天早上艾格西会睡过头,直到哈利洗漱完毕培根飘香时才醒过来,口齿含糊地跟他打招呼。“哈利……”他打着哈欠说。“你也早。”哈利回答。

  上午哈利会锻炼,也出去散步,艾格西在他头上跃跃欲试,似乎很想跳下来和他一起跑跑跳跳,好几次都在边缘摇摇欲坠,被哈利戳着脸戳回去。他看到什么新鲜事都会一个劲儿叫哈利的名字,像个活力四射的青少年,要是他有手大概已经拽掉了哈利好多头发。

  午餐和晚餐哈利不得不暂时放弃鸡蛋,因为蛋壳被打碎、蛋液被打蛋器搅拌时艾格西总会发出惊恐的声音,缩到哈利后脑勺上,用头发把自己埋起来。哈利只好做别的菜,艾格西看得全神贯注。“你想学?”哈利问。艾格西发出一串赞同的声音。“可你要用什么东西来抓住锅铲呢?”哈利笑道。“哈利!”艾格西被小看地叫屈。然而哈利不打算尝试,他可不想被一勺子菜浇到头上。

  午后或者晚上,哈利往往把时间消磨在阅读和下午茶上。如今多了一个住客,阅读变成了朗读会。艾格西喜欢听哈利读书,他趴在哈利头发当中,听哈利读各式各样的书。有时他会觉得无聊,在哈利头顶一晃一晃,轻轻地打鼾,仿佛课堂上脑袋一点一点要倒向桌子的学生。有时他觉得有趣,叽叽喳喳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像小狗崽又像牙牙学语的孩子,只有哈利的名字叫得清晰。

  哈利依然天天洗头洗澡,艾格西不会因为泡沫和热水掉下来,但扭扭捏捏不肯让哈利脱衣服。嘿,一颗脱掉衣服帽子就分不清真反面的蛋,还怕被看光什么?这点没的商量,哈利才不允许一件被水弄湿的脏兮兮布料在自己头上自然干。他残酷地镇压了艾格西的反抗,把他剥了个精光,和自己的头发一起洗了一遍。洗完只觉得艾格西摸起来变烫了,蛋皮都有点红。他吓了一跳,给梅林打求助电话,梅林也十分摸不着头脑。好在不久后那热度就消退了,等哈利吹干头,艾格西已经再次心满意足地陷入了蓬松的头发里。

  作为赔礼道歉,哈利给他缝了一件定制西装。哈利当然能搞定这个,他可是“裁缝店”出身。

  比不能吃鸡蛋更痛苦的是,再也没有发胶了。哈利天生卷毛,一头蓬松打卷的棕发仿佛刚晒过的棉絮,支棱着特别不绅士,等闲少量发胶镇压不了,非得用掉半瓶才能抹成型。自从第一次体会到没有发胶的窝有多温暖舒适,艾格西就像一枚感受过沃土的种子,说什么都不愿再投进盐碱地里。哈利一用发胶,他就卯足了劲儿捣乱,几分钟就能让哈利的头发乱成一片。涂过发胶的乱毛仿佛落汤鸡,还不如自然卷来得雅观,便于隐藏艾格西的痕迹。哈利妥协了。

  一周后,哈利决心给艾格西上课,因为艾格西想学,也因为艾格西太吵,哈利觉得有必要把他培养成一颗绅士蛋。这可是前无古人的一项壮举,你要如何把一个没手没脚没有脸的蛋培养成一个绅士呢?

  “不,艾格西,是否成为绅士与你的词汇量和种族无关。”哈利说,“重要的是你是什么……蛋,以及你是否愿意学习,比过去的自己更好。”

  “哈利!”艾格西认真地说。那就是“是”的意思,这世上再没有谁像哈利一样精通艾格西的语言。

  他教艾格西如何调制马提尼,餐桌礼仪,还有另一套能无声无息解决敌人的餐桌礼仪,等等等等。想来这些知识对蛋没有用,但艾格西想学,为什么不教他呢?何况哈利教得很愉快,他有很多年没这么愉快过了。


  哈利没能顺利过完假期,作恶的人从来不看日历。他回裁缝店,门口的裁缝对他睁大了眼睛,破天荒没有问候语。他打开门,亚瑟的“你迟到……”骤然卡在喉咙里,圆桌骑士们齐齐抽了口冷气,大家的声音汇合成一声巨大的“嘶——”。有一半骑士望向亚瑟,想知道英国总部是不是出了可怕意外,竟让杀完几打人才会乱一乱发型、刚昏迷半年才会在别人面前没抹发胶的加拉哈德以这种造型出现。

  亚瑟本人也十分迷茫,梅林的测试计划只限于哈利和梅林知道,看不见艾格西的大家只能看见哈利头顶特别有弹性的乱毛,直看得双目圆睁。感谢英国人不管闲事的个性,尽管亚瑟的开场白都差点说错词,大家还是相安无事地分配完了任务。

  事后梅林检查了艾格西的状况,惊讶地说能量多得让他都担心过载。“你看起来很好,艾格西。”他说。艾格西得意洋洋地叫了一声,哈利翻译道:“他说感觉起来也很好。”

  梅林抬起一根眉毛,意味深长地“唔”了一声,像在嘲笑接受任务时还老大不情愿的老友。

  “你的研究怎么样了?”哈利轻咳一声,叉开话题。

  “几乎没有头绪,因为复杂的原因,成长式头部防护器E型恐怕没有推广性。”

  “所以艾格西独一无二?”

  “是的。”梅林说,有些欲言又止。

  艾格西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梅林的屏幕上,他的头凑近新型伞枪模型,看得双眼冒光(咳,倒不是说一颗蛋真的有眼睛)。哈利的手在桌上的资料上一滑,对梅林说:“我知道。”

  他的手指划过“一次性”一词,觉得心里也被划了一下。哈利一开始就知道艾格西是个防具,消耗型,头部受攻击时会变大挡下攻击,再怎么可爱,他都是以此目的制造的。特工先生很明白这点,他当初的特工毕业礼上还射了自己的狗呢。

  总有这么一天,防具会履行义务。

  但那又怎么样呢,有一天是一天,哈利乐观地想,我只要保护好自己的脑袋,像往常一样就好。


  意外之所以被称为意外,就在于它来得让人猝不及防。

  哈利在肯塔基的教堂中大杀四方,血色的情绪充斥了他的脑子,让他听不见头顶艾格西焦急的呼喊。他浑身浴血,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等清醒过来,教堂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

  “哈利……”艾格西颤抖着说,像在呜咽。哈利深吸一口气,忍住了伸手摸一摸艾格西的冲动,轻声说:“对不起。”

  他猜到门外是谁,他多半会死,或者因为艾格西捡回一命,反正无论如何今晚他们恐怕不能睡在一个枕头上了。艾格西微微发热,蹭着哈利的头发,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情绪,并且也做出了决定。世界的危机太紧迫,哈利没有伤感的余裕,他带着觉悟走了出去。

  瓦伦丁对着哈利的头开了枪。

  枪声响起,哈利却首先听到破壳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变大,把哈利往后一推。哈利仰面向后倒去,看到一个飞速变大的年轻人的侧脸。那快活的笑容只是昙花一现,然后——

  然后那个年轻人继续长大,长大,长大,长大……并在长到足够大之后一脚踩死了瓦伦丁和他的手下们。他还在长。

  “梅林,”哈利强作镇定道,“这就是你说的会变大挡下攻击吗?不觉得有点太大了吗?”

  “我不知道!”梅林瞠目结舌道,“按照预计和半成品,他最多长到一条狗这么大啊?你对他做了什么?!”

  “我能对他做什么!?我什么都没做!”

  哈利什么都做了。

  如我们所知,成长式头部防护器E型简称艾格西的生物,是食用“爱”成长的。中年绅士有一个藏得很好的仓库——藏得太好以至于主人都把它忘了——里面锁着满满的爱,不久前遭了贼,被一颗蛋偷得精光。然后,研究者梅林没有意识到,成长式头部防护器E型本身的爱居然也被算在粮食当中。

  几周前,哈利逗着脑袋上的蛋,问他“你有多喜欢我?”艾格西“哈利哈利”地比划了半天,碍于蛋蛋只有小短手小短腿,啊不,碍于蛋蛋根本没有手脚,根本比划不出来。现在答案揭晓,艾格西的回答是:有一个哥斯拉这么多!(对,他们一起看过很多电影了,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对对,往右边一点,干得好,艾格西!”梅林亢奋地说,指挥着艾格西拽下了瓦伦丁的卫星。这下真的一了百了。

  “等一下,梅林。”哈利突然想到了什么。“现在你能看到艾格西了?”

  “是啊,我……”梅林卡壳了,为接下来的工作量痛苦地抽气。

  全裸巨人打卫星事件最终被认为是一场电影宣传片,瓦伦丁导演为此准备良久,让手持芯片的人都出现了幻觉。这逼真的特效获得了一致好评,只可惜大导演出师未捷身先死,因为拍摄事故过世了。

  消耗完能量的艾格西变回了乒乓球大小,不过已经孵化的他现在看起来是个人了。“哈利!”他欢呼道,“我会讲别的啦!”还没说完,就被科研狂人梅林一把抓进了实验室,研究热情如此高涨,连加拉哈德都没来得及拦住他。

  后来,艾格西有了控制大小的本事,解决了叛徒亚瑟后加入了Kingsman。他认识了新朋友,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绅士。此外,他依然每天晚上和哈利睡一个枕头上,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完】


评论(1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