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头

杂食。同人居多,偶尔写点原创
奇怪的东西见归档子博客,具体见上方的注意事项

  杰克.莫里森七岁生日那天,他坐在老爸的车后座,因为之前玩得太累而陷入了半梦半醒之中。老莫里森一个急刹车,杰克的脑门就撞到了前面的椅子上,一下子惊醒过来。他茫然地揉着脑门,鬼使神差地向外面看了一眼,看到一张惨白的脸。

  开始他以为那是一只猫头鹰,接着他觉得可能是什么动物的骨头,什么动物?白骨脑袋的漆黑生物就贴在车窗外面,用一双泛着红光的眼睛俯视后座上的孩童。那本该是一副可怕的场景,但杰克没觉得害怕,或许是还没完全清醒的缘故。

  他下意识伸出了手,手掌刚贴上车窗玻璃,那个生物便像一团烟似的散开了。老莫里森骂骂咧咧地倒车,打开车门走下去。杰克降下了车窗,他探出脑袋,在刚才那个生物站立过的地方看到几点血迹。

  “一头鹿。”他的父亲说。

  杰克知道那不是鹿,至少不止是鹿。

  这是莫里森第一次遇见那个生物,却不是最后一次。第二周,他在猛然回头时望见小路尽头的阴影,又几天后,他在窗玻璃的倒影上看见走廊外的黑烟。它是个白骨脑袋的幽灵,身躯不太稳定,像什么东西烧过头后冒出一阵烟尘,又像一台快坏掉的拖拉机在喷吐尾气。很长一段时间,莫里森都在房间和农场中撒着脚丫子跑,抽动着鼻子,想寻找烧焦的气味。

  他的母亲问他在做什么,莫里森跟她讲了幽灵的故事,她哄小孩似的摸着他的头,劝他不要害怕。“那不是真的,宝贝。”她慈爱地说,“只要你勇敢地直视黑暗,你就会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可是莫里森想从黑暗中找到什么,另外他一点都不害怕。他企图解释这个,母亲宽容地摇头,父亲大笑着拍他的肩膀,讲了一通关于勇敢和长大的故事。完全帮不上忙啊。

  缠着他的幽灵如此羞怯,从不在他面前光明正大地露面。莫里森时不时跑向阴暗的角落,他找到破蛛网、尘埃和跑开的小虫。

  “嘿!别跑!”他对着旷野虚张声势,“我看见你了!”

  旷野一言不发,风声像一阵嘲笑。



=======

一个长篇的开头,昨天的一小时挑战……想写十万字然而我连一千字的空闲都没有(葛优躺)

评论(7)
热度(14)